【啾啾姊姊 】神鬼推拿師 -序章-

達人殿堂

 
    

神鬼推拿師 -序章- 鬧區窄巷,陰暗潮溼,永遠藏著這個城市沒有人願意去 碰的污穢噁心,低級的昆蟲生物置身在此彷彿天堂。 在午夜,沒有人願意走進巷子裡,連路過都匆匆忙忙, 不敢往裡面看,深怕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除了一種 人,被稱為都市的汙垢的存在--流浪漢,這種不知明日何 在的人,對他們來說現下填飽肚子、找到溫暖的棲身之處才 是最重要的事情。 今夜在布魯克林區,一條一樣污穢、一樣噁心、一樣令 人嫌惡,平凡無奇的窄巷裡,意外的出現兩個男人,皮膚像 黑夜一樣的黑,如果不是他們眼珠白色的部份反光,像兇猛 的動物在夜裡反射光芒,根本不會發現到這裡有人。 他們好像在爭執什麼,因為壓低了聲音,沒人聽到,比 較高大的那個往比較矮的那個肩頭推了一把,矮子抬頭瞪他 ,像是警告他「再來一次我就要你好看」,高的那個根本不 把警告放在眼裡,手一動,一把蝴蝶刀就滑進他右手裡。 矮的只是冷冷一笑:「把刀放下。」 「Fuck!我從哥倫比亞冒著危險進這一批貨,你竟然說 我的貨不純!」 「沒屁眼的賤貨!你的貨摻了東西,還想賣粉給老子? 」矮的冷笑刺激了高的,高的舉起刀就要砍下去,矮的瞬間 從懷裡掏出槍,往高的開了一槍,子彈擦過高的耳朵,讓他 舉著刀的手停在空中。 矮的又再度扣下保險拴,高的趕緊舉起雙手:「不要衝 動,我只是開玩笑……」矮的似乎沒什麼拿槍對人的經驗, 他額頭冒汗,手發抖,「幹!敢耍老子……」 這時,一步遠的垃圾筒蓋突然掉下來,在巷子引起一陣 巨大的迴音。 「誰?」槍,對準了。 一個躲在垃圾堆裡的流浪漢用發抖的聲音求饒:「我什 麼都沒看到……不要開槍……」 「Fuck!你看到我的臉了!」矮子對著垃圾堆就是一陣亂 射,流浪漢連滾帶爬,突然就趴在垃圾堆上不動了。 「Fuck!」矮子吐了一口唾沫,高的已經嚇傻了。矮子兇 狠的對高的說:「看到沒有,限你一天之內給我貨,純的!敢 再摻任何東西,我就他媽的要你狗命!」 高的連忙點頭,「滾!」矮子大喝一聲,高的就連滾帶爬 的消失在黑夜裡。 「Fuck!」矮的恨恨的瞪著那個流浪漢屍體,這垃圾害他 浪費了一堆子彈,不過反正是流浪漢,就算死了再多個都沒有 人會在意,他悻悻然的也離開這條巷子了。 他不知道在牆角的陰影裡,還有一雙散發冷冽光芒的眼睛 ,把這一切看在眼裡。 這雙眼睛的主人,這時才緩緩的走出遮蔽,勉強照進巷子 的月光打在他身上,他身形高大,穿著一件有點破爛的黑色風 衣,帽簷下的眼睛的反光帶來一種恐怖詭異的感覺。 他走近流浪漢的屍體,用手一探鼻息,還活著。他像是聞 不到流浪漢身上的惡臭,把衣服解開,仔細檢查。子彈並沒有 打到流浪漢,他只是嚇昏了而已,他揚起了一個幾乎看不到的 微笑。 他伸出食指跟中指,捏住流浪漢的鼻骨,不消多久,流浪 漢吸了一口大氣昏昏沈沈的醒了過來,一看到眼前有人,他瞬 間清醒,身子向後一退:「我什麼都沒看到,不要殺我!求求 你!」這個動作又揚起了垃圾的臭味跟他身上噁心的油膩味, 男子說:「看清楚。」 流浪漢再仔細一看,的確不是剛剛那兩個黑鬼,心想是這 個人救了他,就趕緊要謝恩,「剛剛,是誰,知道嗎?」流浪 漢點頭,扯著沙啞的聲音告訴男子,那是三十街珠寶鉅商提克 敏的二兒子皮諾。 皮諾不務正業,整天只想著他老子的產業,對他老子打算 將家業交給哈佛畢業的大女兒很不滿,準備要大幹一票讓他老 子知道他的本事,看來,他是打算要賣毒。 男子準備要走,突然聽到流浪漢呻吟了起來,原來他剛剛 受到太大的驚嚇,整個筋骨揪成一團,輕輕一動就痛不可當。 男子又蹲回流浪漢身邊,他說:「咬緊牙根。」流浪漢還 來不及反應,他將流浪漢的手臂拉起,瞬間對著肩膀一折,流 浪漢痛得疵牙裂嘴大聲喊痛,瞬間冒出一身冷汗。「咬緊,不 然咬到舌頭,會死!」 肩骨,脊椎,頸椎,腰,臀,腿,他俐落卻毫不留情的一 一拉起,或推或拉或折,流浪漢以為自己這次逃不過了,嘴裡 不住「混帳、你媽是婊子」的咒罵不已,男子毫不理會。 「你要常運動。」男子撿起在掙扎中被流浪漢打掉的帽子 ,留下這句話轉身就走了。流浪漢慶幸著自己沒死,想掙扎著 離開巷子,手一抬卻發現手臂好輕盈,跟剛剛全身緊繃又痛的 情形完全不同,他跳起來,發現自己全身的筋骨說不出的舒暢 快活,他大驚,朝著男子的背影喊:「先生!請問你的名字!」 「我已經捨棄名字了。」流浪漢懇求著:「您不是普通人, 請您告訴我好嗎?」男子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現在,也有人叫 我『神鬼推拿師』。」聲音消散之際,他的身影也已經消失在暗 巷裡。 「神鬼推拿師……」流浪漢喃喃的重複這個名字,看來,這 城市要發生一些熱鬧的事情了…… 來源 :啾啾姊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