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五十六章 線索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五十六章 線索   前情         可憐凌非神通無敵,也讓胖達給弄得啼笑皆非,但為了不再拖延磨蹭下去, 只好遷就遷就他,走後門就走後門吧,反正走哪裡對凌非這個死神來說,其實是 沒有分別的。   於是,三個人,凌非走前,雪點點居中,胖達自告奮勇斷後,撥開前方長得 亂七八糟的蘆葦,一步一步從右邊,打算繞到校舍後面去。    ◇    ◇   且說魔武學院另一角,魔修導師格西此刻站在鋪著獸毛地毯的房間裡,而在 他對面的,是一張木製的長方形桌子,感覺十分的厚重,上頭的兩邊疊著許多本 子,也許是書,或者什麼手札冊子,桌子的後面坐著一個人,那人留著一頭長到 腰際的頭髮,髮色黝黑亮澤,而且長得十分英俊,如果不知道他實際年齡的人, 幾乎會以為他就是個優雅而成熟的三十多歲男子。   格西微微躬身,說道:「一切已按照您的吩咐,那名叫做雪點點的女孩已經 分發到末段班,按時間推算,她和其他三個人現在應該到第一校舍了,只是…… 雪點點擁有極高的魔修天賦,這麼做會不會太……」格西停了停,他本想說太浪 費的,但又不敢說,抬眼看看那長髮男子,見他依然低頭看書,心裡嘆了口氣, 繼續說道:「還有這次我們發生了一點小意外,有二十九名末段班的學生住到了 校外,並沒有按照我們給的地圖到第一校舍……這件事太過突然,我想也許他們 知道了什麼,但請您放心,我會儘快讓人將他們帶回,絕不會耽誤您的事情。」   格西將事情報告完之後,已經站在那裡很久了,但是那人卻像是沉浸在他手 中的書本裡,始終沒有抬頭看他,這讓冷靜的格西也感到些許的不安。畢竟,走 脫了二十九名糧食,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直到那名長髮男子闔上手裡的書,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終於是抬起頭 來,這是格西進來之後,他第一次正眼看他。   男子的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卻給人一種威嚴,他銳利的眼神盯著格西 良久,忽然嘴角拉起一抹弧度,微笑著說道:「格西,你不覺得她和凱塞琳很相 配嗎?」格西聞言微怔,男子已經繼續說道:「我的凱塞琳,需要的正是那樣的 軀體,年輕,美麗,還有獨天得厚的天賦。」      「您,您的意思是……」格西眼鏡的背後,那雙原本透著冷靜的雙眼忽然睜 大。   男子仰起頭,瘋狂地笑了起來,良久才道:「不錯,格西,我的兒子,你真 是聰明,她就是我的凱塞琳,喔不,她現在還不是,但她很快就是了,格西,你 怎麼了?你難道不高興嗎?」   「不,我由衷的感到欣喜,義父您二十年的等待終於有了回報,我們應該高 興,每個人都應該為此高興。」格西微笑著說道,心裡,卻是惶恐的。   長髮男子似乎很滿意格西的話,他欣慰地點了點頭,說道:「但是格西,這 一天我已等得太久,我絕不允許這一天發生任何的變故,即使是一丁點的……小 意外?你聽明白了嗎?」      「格西明白。」格西說道:「那二十九個人,明天,明天我一定讓他們住進 第一校舍。」   男子搖頭道:「格西,你似乎還不明白啊,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只要凱塞 琳能復活,還需要他們做什麼呢?」   「那他們……」格西有些不解了。   「隨便找個地方處理掉吧,我不希望有人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男子淡淡 地說道,隨後擺了擺手,示意格西可以離開了。   「是,不會留下任何痕跡的。」格西說完,躬身微微行了一個禮之後,倒退 著退了出去。   頓時房間裡只剩下長髮男子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他小心地從抽屜裡拿出一顆 巴掌大的透明水晶球放在桌上,伸手輕輕的撫摸著它,水晶球裡赫然出現了第一 校舍的影像,而雪點點此時正跟在凌非的後邊,一步步走向校舍後門。   長髮男子原本銳利的眼神忽然變得溫柔,夢囈般說道:「妳一定也很開心吧 ?我親愛的凱塞琳。」   再回頭看凌非這邊,三人來到第一校舍的後庭,那裡除了仍是雜草叢生之外 ,還有一個低矮的圍牆,但此時圍牆已有部分坍塌,早已失去它本來的作用。   在坍塌的那面圍牆旁邊,是校舍後庭的鐵門,門上一條條黑色的欄杆鏽蝕的 非常利害,而且鐵門並沒有上鎖,像是被人隨手半掩著擱在那。隨著時而刮過的 山風輕輕的搖晃,所產生的鐵銹摩擦聲十分刺耳,而且在這片荒無人煙的地方聽 到這種聲音,的確是挺疹人的。   胖達和雪點點的心理素質本就不夠堅強,月光下在豐茂的蘆葦草中忽然聽到 都被顫了一下,氣得胖達連聲罵娘,說這啥破玩意兒,存心來嚇唬人的是不是?   他心頭火起,也管不了三七還是二十一,扔下肩上的大背袋,挽起袖子便是 大步流星地走了過去,一整副暴力拆門的架式,看著凌非好氣又好笑。   怎料,胖達才走到了鐵欄杆門前,噗的一下,只聽到胖達啊了一聲,整個人 已經往下掉了沒影。忽來的變故讓邊上的雪點點驚呼出聲。   凌非在非戰鬥時,死神之眼一般並不開啟,所以他也沒想到那個看似腐朽, 好像隨時都會灰化的鐵欄杆門前,竟然會有人閒著沒事在底下挖了一個大坑。   心怕胖達落下去有什麼不測,趕忙一個箭步搶了過去,探頭一看,這才鬆了 一口氣。原來這個坑雖然有兩、三米平方那麼大,可好在它並不深,目量一下, 最多不過兩米半到三米之間,而且底部平坦,要摔死一個人恐怕不那麼容易,就 更別說要摔死一個胖子了,不過若是下落的姿勢有了偏差,要摔個手斷腿折的也 不是不可能。   不過胖達運氣好,下落的時候慌忙間拽住根草莖,使得下落的勢頭頓了一下 ,緩住了速度,最後肥大肉多的屁股先著地,坐在了一顆巴掌大的石頭上,頓時 菊花爆開,疼得他齜牙裂嘴直罵娘。   好在他除了痔瘡破了,以及手臂上一些挫傷之外,人倒沒什麼事,凌非不想 在這時候暴露太多,於是將身子伏低,盡量把手伸長才將他拉了上來。   胖達一上來就捂著屁股哎喲哎喲的叫,大罵:「哪個缺德鬼,吃飽撐了沒事 幹,跑這來挖洞,你馬的想害死誰啊,哎喲喲……竟然被爆菊了,疼死我了,操 ,別讓胖爺我抓到,非扒了你皮不可,尼馬的……哎喲喂啊……」   雪點點覺得胖達的動作很滑稽,可又覺得他很可憐,所以想笑,又覺得笑出 來會很失禮,憋在旁邊也不知道怎麼才好。凌非無奈地嘆了口氣,心說這哥們運 氣也太背了,這種事都能讓他碰上。走過去拍拍他問有沒有怎樣?需不需要給你 看看,胖達聽了直搖頭,忙說沒事,走兩步就好了,凌非只得苦笑作罷。   凌非稍微觀察一下四周,然後走到坑邊蹲了下來,心想這坑挖在這裡,應該 不是單純想要惡作劇,誰會那麼無聊?所以很明顯是想阻擋些什麼,但這坑卻並 不深,要用來困住人容易,但想以此殺死對方卻難,畢竟如果要那麼做的話,至 少在坑底下還得裝置上些劍竹地刀……咦?那是什麼?   就著月光,凌非忽然看見坑底下有東西反射了月光,雖然只是一瞬間,但卻 絕不會看錯,連忙展開死神之眼透視而下,卻驚人的發現那原來是一片斷折的刀 刃,只露出一點點在土壤外。   再仔細看,坑底下除了原本就在土壤裡的石塊,以及一些當初挖坑沒清除乾 淨的石塊,例如剛才把胖達爆菊的那顆,在土下約三、四吋的地方,竟然是無數 已經斷折的劍竹和地刀,可以想見,這個坑的用意的確是在殺死對方,只是依據 那些斷折的機關殘骸,顯然當初挖坑者的計畫失敗了,這個坑不僅沒有困住某人 或某樣東西,反而讓他給破壞掉了。至於那個挖坑者,計畫失敗的他,如果不是 逃走,只怕也已經不在了吧?   想通這些之後,凌非也開始覺得這棟校舍有些問題了,所以心裡打定主意要 找個時間仔細的探它一探,如果有什麼危險,也能儘早除去,否則他們住在這裡 ,難保胖達和雪點點不會生出什麼意外,到時候再要後悔,只怕也晚了。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