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荒行渡人 -第一章- 9

達人殿堂

 
    

  如果我死了,就可以不再這麼痛苦嗎?如果可以死……努力張開血紅 的眼望向那個白衣少年,影像卻漸漸朦朧,這個人知道我有多痛苦,師父 收容了我,對待我一如常人,而這個人……如果他能殺了我就好了……   素菱失去了意識,而妖化的身體只剩下攻擊獵物的本能,尖嘯一聲伸 出佈滿屍毒的爪子抓向韓笠。   韓笠慌忙的向一旁躲開讓素菱撲了個空,牠身子往地上墜去,一扭身 卻又彈了起來,不過略略閃神,烏黑的銳爪已經往韓笠的咽喉抓來。   妖怪誌上記載,食屍鬼的動作笨拙呆滯,因此韓笠根本沒料到「牠」 的動作這麼敏捷,這未免也差太多了吧!韓笠暗暗罵了幾句,那些寫誌撰 文的全都生了一副欺蒙拐騙的爛心腸!根本來不及掏出準備好的東西,只 好拔腿先逃再說。   「素菱」並沒有傻傻的追著他跑,看著韓笠身手矯健的攀上屋樑,反 而停下腳步,瞪著宛如野猴一般狼狽逃竄的韓笠,深吸一口氣之後發出驚 人的尖嘯聲。整座大殿被這聲尖嘯震的發顫,屋頂窣窣的落下灰塵和屋瓦 來,聽見屋內動靜的悟真匆忙推開門進來,只看到妖化的素菱一步步逼向 抱緊大樑,全身發抖的韓笠。   「施主……快到貧僧身後!」悟真不顧自身的安危奔向大殿,心中只 想著不能再讓素菱犯下殺孽,素菱揚起手,往抱著大樑的韓笠猛的戳下, 沒料到竟然又再度撲空,韓笠竟然縱身飛了起來,轉身又爬上大佛的肩膀 上,「素菱」跟著一頓足,箭般的飛射出去,韓笠又一彈腿逃了開來。   悟真很久沒有這樣的手足無措了,這種送上門的傻子每隔幾年就有幾 個,可不是讓他勸走,就是看到妖化素菱被嚇走或者嚇死。可從來沒見過 這般身手的人,若說是高手,那怎麼又一直逃跑呢。   「這……究竟是……」悟真喃喃自語,卻聽到另外一個聲音從門外傳 來:「躲這麼久,真是餓壞我了,沒想到成妖的食屍鬼這麼難應付,嚇得我 都沒力氣了……」悟真猛一回頭,那個在門外縮頭縮腦的人,竟然是應該 還被素菱追得四處逃竄的韓笠。再轉眼看,明明大殿裡頭還是兩個身影在 追逐,悟真更加錯愕了。   「師父,要不要來點?」韓笠把咬到剩兩口的饅頭遞向悟真,悟真木 然的搖搖頭。   韓笠急急啃著饅頭邊小聲說話:「真不好意思,嚇著您了。剛纔跟素菱 姑娘講完話,抓了個空隙我就先溜出來啦。」   悟真不明白韓笠為什麼要故意引起素菱的妖性,萬分不諒解的望著韓 笠,這個罪魁禍首把饅頭塞滿了嘴,邊咂嘴邊說著:「我看這位姑娘已經吃 食不少人的生氣和血肉,已經成妖啦,是會吃人的大妖怪哩!」他有點艱 難的嚥下饅頭,咂咂嘴:「師父,她的妖性是去不了的,您也不能一直迴護 她不是?」   悟真痛心的皺起眉頭,是,素菱是妖怪又如何,妖怪不也是天地孕育 出來的存在嗎?即使以人為食是罪孽,她從來都是頑強抵抗到最後一刻, 本性善良的她何嘗願意背上這些罪孽?   「施主,」悟真緩緩說著,「素菱姑娘的妖性幾次都在貧僧誦經時收斂 住了,可見她的心地仍是良善,若是能有什麼方法將妖性去除,還她清靜 的人生,貧僧即便是死也安心。」   換韓笠皺起眉頭了,若是只有妖性,將她除個乾乾淨淨便可了事,偏 偏天地將她煉化成妖物,卻不知為何保有了人的意識,這種事情實在不尋 常。   他將悟真拉出門外,「師父,別進來,在這兒待著。」韓笠大步踏進大 殿,對著素菱叫著:「喂,妳要找的人在這兒呢!」   悟真大驚,急著向前阻止韓笠,卻被雜毛一口咬住下襬動彈不得。   「素菱」正追上韓笠的假身,一揚手,爪子便深深的插在木樑上,一 片被抓得七零八落的芋葉被牢牢釘在樑上,「素菱」怒吼一聲,轉頭又要往 韓笠殺去,韓笠大喝「定」,她的爪子竟被芋葉牢牢咬住抽不起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