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零七章 表態

達人殿堂

 
    

     第一零七章 表態   前情:   這時女版無名刀者走了過來,和凌非蹲在了一塊,柔聲說:「太石公年紀大 了,好不容易才學會說話的,他說話比較慢,每說一個字就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 ……」聽到這裡,凌非的小嘴巴已經微微半張。   跟著女版無名刀者蔥指一指,凌非順勢望去,他發現太石公的嘴巴被雕琢成 一個圓形的洞,洞裡邊黑乎乎的,他不明白這啥意思,所以回頭朝女版無名刀者 看去,就聽女版無名刀者說:「太石公每說一個字,就會吐出一顆刻有字跡的石 頭,公子只需慢慢收集排列,便能知道它說什麼……啊,對了,石頭看完之後請 丟到池子裡,它們會自動溶解消失的。」這不是重點吧?   凌非聽完,心裡只剩下「哇哩咧」,他差點沒跳起來,心說這得花多少時間 才能把話說完啊我草!   「能不能再快點?」凌非大汗。   女版無名刀搖搖頭,俏皮地說:「不行,這已經是最快了喲。」       ◇    ◇   這話聲雖然不大,但在場除了宋家兄妹,就連虎真軍的衛遲疆和司馬泰都是 武王層次,敢情是「風聞」入耳,清楚得再也不過了。   幾人聽完盡都面面相覷,尤其兩位神醫,老臉都是忍不住抽搐了幾下,心說 這太石公不像是來給大家開解開解的,倒像是整人來的,一個字得說一整天,這 等到他說完,估摸著大夥也忘了之前問啥了我草!   患無救這個在場唯一的胖子,立馬跳出來一拍肚皮,罵罵咧咧地指著女版無 名刀者說:「我呔!說一個字要一天?喂喂,你這女人不是存心整我們吧?」   就在患無救說完話的瞬間,一道白影從女版無名刀者的體內閃出,竟是她弟 (那個小白臉)。   小白臉寒著臉,三尺半的薄刃長刀已經出鞘,刀尖指著患胖子,冷冷地說: 「你若再對我姐姐言出不遜,我立刻砍了你!」一字一句鏗鏘有力。   患無救患胖子一聽,脖子縮了縮,躲到了魏龍生身後。   病無醫看了哈哈大笑:「患胖子,碰到釘子上去了吧哈哈!」   誰知小白臉聞言,刀尖立馬換了個對象,指到了病無醫鼻子上:「連你也一 塊砍了!」   我靠,這人也太難相處了吧。病無醫捂著嘴心想。   小白臉的話和舉動,全都看在凌非眼裡,他的臉色一下子便沉了下來。女版 無名刀者瞅見,立馬給弟弟橫了一眼。兩人默契向來十分,小白臉怎會不曉得他 老姐的意思?基於不敢違逆老姐的前提下,只得悻悻然的走到池塘的另一端,自 個坐了下來,拔著地上青草消磨時間。   入夜的草原給人一種靜謐的感覺,尤其在這樣無際而又沒有任何生物的地方 ,連空氣裡都有種無聲的空洞。   女版無名刀者兩姐弟生活在這個地方,往前推算回去,沒有百萬年,也有十 萬年。在這個連棵樹都沒有的地方,其實她們在夜裡都是數著天上星星度過的。 更重要的是,她們從來沒有生過火堆那種凡人才有的行為。   所以這時看見司馬泰從納戒中翻出一些枯枝乾材放在池塘邊,準備生起火堆 的舉動時,眼裡也有著那麼點詫異,畢竟對一個在夜裡從來不生火的人來說,生 火這個正常到不行的動作,卻變成了非常不正常。   「你想幹什麼?」女版無名刀者訝異地看著司馬泰。   「呃……」司馬泰愣住,動作定格。   這時原本坐在池塘邊的魏龍生、鍾琴(其實是童華衣),還有不負平生以及 兩位神醫都是聞聲看去。   患胖子側臥在池塘邊的草皮上,正慵懶的用小姆哥掏出一塊耳屎,然後彈飛 ,這時聽見女版無名刀者的話,便說:「不就是生火嗎?還能幹嘛?瞧妳緊張的 ,沒見過火呀!」   話才說完。「嗯?」凌非眉一揚。只見黑漆漆的草原上,冷芒驀然一閃,然 後就聽患胖子「哎呀」一聲慘叫,凌非目光凝去,瞥見他抓著自己右手在地上一 邊打滾,一邊殺豬般嚎叫:「我、你妹的,我的小姆哥呀,哎呀,疼死我了,疼 死我了啊……」   敢情是他的小姆哥被人一刀削斷,飛了出去。   隨著患胖子的小姆哥飛出,原本就因為女版無名刀者的話而有些詭異的場面 ,頓時失控了!   就見凌非一躍而起,小手扣在身畔的佳人皓腕上,情勢瞬間進入了戰鬥爆發 的狀態!   就在凌非扣住女版無名刀者的瞬間,極元副體同時破體而出,直撲池塘另一 端的小白臉而去。   不為別的,只因他就是斬斷患胖子小姆哥的罪魁禍首!   戰鬥爆發,魏龍生感應到四股超強的力量仍在不斷提昇膨脹,二話不說立馬 拽起了患胖子,然後帶著眾人向著草原另一邊急退。   此時極元副體已經和小白臉對上,而由於小白臉也沒料到凌非竟會突然暴起 ,所以在第一時間便被極元副體的雄渾一掌轟個正著,整個人倒滑出去數十丈才 止住勢頭,並且在脆弱的草皮上留下兩條怵目驚心的溝壑。   一口鮮血噴出,小白臉原本就白皙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看來極元副體那一 掌著實不輕,算是打中了紅心。   極元副體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閃電般竄了上去,一把拽住小白臉領口, 另一手握拳就要給他一頓胖揍!   可就在這個時候……   「住手!」一聲喝,女版無名刀者寒著臉揮刀斜指,可是刀尖所指,不是凌 非,也不是極元副體,而是自己的弟弟:「誰讓你那麼做的?」   「……」小白臉站在幾十丈外,鐵青著臉,握著刀,雙唇緊抿。   「哼!」見弟弟不吭聲,女版無名索性甩頭不再看他。   而極元副體聞言,又見小白臉本欲反撲的動作一滯,自然也就把手鬆開,然 後退開了幾丈。四個人就這樣站著,誰也沒繼續糾纏誰。   女版無名刀者望著極元副體冷傲的背影,眸子微微瞇起,半晌才回過頭來, 飽含歉意地對凌非說:「舍弟一時魯莽,還望公子見諒。」   凌非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凝視了她片刻,這才冷冷地說:「傷害已經造成, 你認為這麼簡單就能算了麼?」   聞言,女版無名刀者地眸子微微一顫,心裡恨不得把她弟海扁一頓。趕緊擠 出一個微笑說:「公子請放心,奴家保證完好如初地將他的斷肢治好。」   對於女版無名刀者的反應,凌非當然知道那是她在向自己示好。但是他很清 楚雙方要真的打起來,以他自己目前的綜合實力來看,估計是會輸的。而最好的 結果,也不過是兩敗俱傷,誰也都討不了絲毫便宜。   所以了,既然如此,她何必對自己百依百順?就算凌非知道眼前這女人似乎 對極元副體有意思,但極元副體畢竟是化身,兩人是不會有結果的,何苦來哉?   於是皺眉說:「妳願意治好患無救的斷指,我很高興,但傷人者是令弟,不 是妳,妳大可不需要對我如此依順。」   「哎……」女版無名刀者在心裡輕歎:「真是塊大木頭,都給你暗示的那麼 明顯了,你還盡說這些煞風景的話來折人心,真是不解風情!」   既然暗示的不行,女版無名刀者承襲了魔羅迦耶娜女神的性格,當即大大方 地挺胸(抖抖)說:「我……我就是喜歡你,不行嗎?」   「呃……」凌非楞了楞,半晌才正經八百兼之氣死人地說:「我知道你喜歡 極元副體,但你們不可能有結果的……」   「我!」女版無名刀者深吸一口氣,他差點噎著:「他不就是你嗎?」   這時眾人見這邊好像打完了,便慢慢的小心走回來,剛好聽見兩人的對話, 心裡都是一陣大汗。尤其是鍾琴(其實是童華衣),更是替女版無名刀者叫屈, 怎麼會有凌非這種對愛情遲鈍到一整個誇張的人呢?   「他是我,但你喜歡的是他不是我。」凌非正經回答,好像在繞口令。   「……」女版無名刀者粉拳握緊:「那好,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老實跟我說 。」凌非沉默,但意思也就是默許了,於是女版無名刀者便直接問:「你的副體 為什麼和你不是一個樣?這根本就不正常,沒有人這樣的!」   是不正常,因為凌非根本就不是人,好嗎?   當然,她是不知道的,不過她很快就會知道了。   「並沒有不一樣。」凌非回答:「我副體的樣子便是我本來的樣子,我不覺 得有哪裡不一樣。」   呃,其實在別人眼裡,是非常不一樣滴……   凌非這話,別說女版無名刀者聽不明白,就是旁邊幾個觀眾也沒有聽懂,心 裡紛紛想著明明不一樣,還硬說一樣,看來聖主腦袋也不太正常……   拜託,凌非何等聰明?他目光一掃(死神之眼沒有晝夜之分),見眾人臉色 古怪,心裡便已有了計較,索性給大夥解釋一番,好好上了一課。   那大體上的意思就是說我壓根不是你們這裡的人,想當年別人都管我叫死神 ,本來呢,我是在眾神世界裡過爽爽的,誰知道有一天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騙我 說六道輪迴海裡面有寶物,害得我被世尊那老混蛋暗算,結果莫名其妙跑到一個 叫做地球的地方……(中間省略一萬字),然後就是這樣。還有,我已經有馬子 了,我到這個大陸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她給找回來……嗯,別想詛咒我找不到,因 為我一定會找到,所以,我們當朋友就好了,好嗎?   「……」女版無名刀者。   「……」魏龍生等人。   這應該算是凌非解釋的最清楚的一次吧?不過好像每個人聽到的重點都不太 一樣就是了……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