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零五章 其實是我

達人殿堂

 
    

  第一零五章 其實是我   前情:      無名刀者默默的站在一旁看著極元副體消失的方向,顯然對他的身分很是好 奇,加上剛才女體的一席話,不難揣測她對極元副體的濃厚興趣。   此時兩人既然已經重新合體,凌非心裡邊估計,眼前這個「無名刀者」在思 想上,應該也在合體後受到影響……只能說,這真的是一門神奇的化身之術。    ◇    ◇   知道無名刀者準備離去,這雖然真的可以稱得上是件好事,但為了真正離開 這個見鬼的異境,凌非可不能就這樣讓他(她?)離開。   立馬一個箭步攔在面前:「慢!」   「嗯?」   忽然被人攔下,無名刀者不由低眉望看眼前這個、個頭矮小的小傢伙,摸了 摸剛被治癒術治療好的臉頰,想起之前掉了一顆牙齒好不容意才安了回去,難道 這小傢伙還打上癮了不成?蹙起了眉頭,警惕地問:「你這是何意?」   咱凌非當然不是打上癮,又不是腦袋燒壞了。要不是聽了那無名刀者的姊姊 (那個分身)說的那一番話,誰不眼巴著你這拿刀亂砍人的瘟神趕緊走?   「你……」凌非一時不知道要怎麼稱呼,或者說看待這個陰陽共體的傢伙, 話到了嘴邊,頓了一頓,才接著說:「你剛才說,沒有太石公的指引就無法離開 這裡,是這樣嗎?」   無名刀者的女體聞言,美目轉了轉,心情雀躍地在無名刀者的意識裡說:「 小傢伙果然上鉤了,弟,你讓小傢伙拿他幫手的公子資料來換,他要是不肯說, 咱就別理他。」   姊命難違啊。無名刀者只得在心裡點頭應是,然後對凌非說:「那是當然, 沒有太石公的指引,任誰也無法離開這個虛數空間。」   「虛數空間?」沒聽過的名詞,凌非只能發問,這問題若不搞清楚,可能真 的走不出去,他可沒打算拋下他娘。   「對,就是虛數空間,不過你也別想從我這裡明白些什麼,因為我也不明白 ,只有太石公才知道。」無名刀者一副理所當然的我不知道,讓凌非看的是一陣 無語。   想了想,這個無名刀者可能真的不知情,看來還是得從那個太石公身上著手 ,於是問:「那可否為在下引見?我想……」   話還沒說到頭,無名刀者便一口打斷:「太石公不見任何人。」   凌非聽了一愕,還沒反應,無名刀者卻又結結巴巴地改口說:「呃……也, 也沒有一定不能,但你得告訴我,剛才出手幫你的那個傢伙……我是說那個公子 ,他是誰?你必須說得越詳盡越好,簡單說,就是用他的資料來換,否則你要見 太石公,那是沒門的事兒!」   無名刀者當然不會無端改口,他是被他老姐在意識、在身體裡狠捏了一把, 所以才趕緊改口這麼說。唉,誰讓他一時口快,把老姐的交代拋到九霄雲外勒?   汗!敢情這陰陽人是想打聽極元副體的資料,這可真的是世界怪奇事了。本 尊在你面前你沒興趣,竟打起了副體的道來,我……草!   但能不能見太石公就看這一次,凌非可不能白白浪費了。他正了正身子,又 清了清喉嚨,正色道:「那個……」   「你說,我聽著呢。」無名刀者顯然迫不及待了。(其實是他老姐)   呼,凌非深吸一口氣。心裡一陣馬里隔壁,生平第一次給自個兒地副體隆重 介紹,貌似全宇宙應該也就他一個了吧?唉,搞得像在單位裡面試一樣。   凌非在心裡重重地給自己點了個頭,然後才開始地說:「嗯,他……他叫極 元副體。」   「極元副體?」無名刀者皺眉,心說好奇怪的名字。他老姐馬上替愛郎不平 道:「什麼奇怪?你倒是說說哪裡奇怪了?這麼有性格的名字,打著燈籠都找不 著,你這沒品味的蠢蛋懂什麼呀!」   無名刀者被老姐糾正地滿頭大汗,不敢再有絲毫對「極元副體公子」在言語 上的不敬。(當然了,心裡也不敢,現在合體狀態,心意相通著。)   「好!那……還有呢?他住哪裡?」話剛出口,便被老姐扭了一圈,又在心 裡邊糾正:「你這傻弟弟,他現在肯定離不開這裡,除了住在罪島,還能住哪裡 ?你這不是給姊姊問廢話麼?」   汗!無名刀者被老姐狗血了一頓,趕緊改口:「呃不,我……我是問你他去 哪了?怎麼一會就跑了沒影?」   「啊?」凌非有些噎到,他去哪了?這個問題貌似經典了,竟然有人會去問 一個副體去哪了?這人還好吧?沒病吧?   凌非兩隻眼睛眨巴了半天,撓著頭說:「他……他回歸了。」(回歸本體)   「回歸?」無名刀者瞪眼,這個答案似乎有些意料之外。他老姐在心裡邊一 個勁的催促他趕緊問下去,無名刀者不敢怠慢,立馬問道:「他沒有太石公的指 引,要回歸到哪裡去?難道他還能自由出入這裡不成?」   當然不能自由出入這裡啦,蠢豬!   凌非實在被這陰陽人給打敗了,這種詭異的問題,他活到這把歲數,還真是 第一回聽到,害得他小臉蛋皮不聽使喚的抽了兩下。   其實這也怪不得無名刀者兩姐弟誤會。要知道,天底下除開聖武神所留的化 身之法外,所有的化身之術都只能分出「第二個自己」。簡單來說,如果是凌非 分出的化身,也應該是第二個凌非(一樣大小的小屁孩),斷不可能有其他結果 。而且就無名刀者的眼界,他們並不知道有所謂的「身外化身」一說,畢竟世界 不同,武功路數也全然不同,概念上自然有所差別。所以更進一步說,他姐弟倆 始終認為全大陸能夠施展「陰陽變」這種異術的人,除了已飛昇的雙神,就只剩 下了他姐弟二人,因此才會毫無考慮到凌非和極元副體的關係。   面對這樣匪夷所思的問題,凌非為了取得和太石公接觸的機會,也不得不陪 這個瘋子說下去,死命陪君子唄!   「只要死神所在的地方,他就能自由出入,不受任何空間的束縛。」凌非解 釋,很耐心的解釋。心裡不斷告誡自己,一切都是為了阿娘……   死神所在的地方?無名刀者在心裡反覆咀嚼著這句話,怪了,死神這詞兒好 像在哪裡聽過。他老姐也在心裡直問:「他說的死神是誰呀?竟然這麼大膽敢妄 稱為神!弟,你問他,那死神和極元副體公子什麼關係?」   「好……」無名刀者在心裡應了聲好,便開口向凌非問道:「哎,我姐問你 ,呃不是,是我問你,死神是誰?他和極元副體公子是什麼關係?」   呃……   汗啊!凌非這回可真的被問懵了,敢情這陰陽人還帶失憶症的,心說我之前 不是才說過我叫死神的咩,您老還真是貴人多忘啊我……草長得真好。      「咳,我想你可能誤會了。」凌非咳一聲,臉色不是太好看地說:「其實我 就是死神,死神就是我,不過你們可以叫我凌非,那是我這一世的爺爺給取的名 字,我個人還挺喜歡的其實……至於極元副體,他其實是我所化的分身,我在哪 ,他就在哪,不管任何空間的阻隔,我隨時都能將他化出和收回。」凌非解釋的 超詳細。   「呃……」可是無名刀者卻僵住了。   他總算想起好像真聽過眼前這個小屁孩說自己是死神的事,但這怎麼可能? 心說為什麼分身會和本尊不是一個樣?怎麼會一個是小孩,一個是成人?而且, 而且這麼說起來的話,他老姐愛慕的那位公子,不就是這小屁孩的分身?換句話 說,就是這小屁孩?呃……這傳出去,還不變成了戀童癖了?   無名刀者想不通,他身體裡邊的老姐也想不透,兩人一體的幾近完全石化的 半張著性感小嘴兒楞在那,一動不動,活像尊雕像。當然,他老姐除了石化之外 ,一顆心更是淌血啊,敢情教自己動心的人,竟然不是個人,只是這小娃娃化出 來的分身!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