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八十一章 關鍵

達人殿堂

 
    

  第八十一章 關鍵   前情:   魏龍生沉著臉問:「你是想說他們死了嗎?」   不負平生笑道:「我可沒這麼說,但不排除。」他又飲了口酒,接著說:「 那兩人雖然有時候不太牢靠,不過他們是罪島唯二會煉製地品丹藥的人,萬一他 們真的死在裡頭,我認為你可得清查清查,是誰下的毒手,這件事,影響不只是 你我,而是所有人,呵呵,事情我已經告訴你了,接下來就沒我的事了,你繼續 在這看風景吧,我走了。」說完,呦呼一聲,竟是從樓台前一躍而下,轉眼不知 去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在順利獵殺一頭八星刺角犀之後,衛遲疆很快便率領著虎真軍打道回府。   一行人在幾個時辰後回到罪島,沒想才踏進一樓大廳,便聽見有人議論道: 「喂,你們聽說了嗎?神醫好像死了。」   「啥!怎麼可能!」   「哎,有有有,我也聽說了,只是咋想都怪,昨天不還好好的?咋說死就死 ,特奇怪勒!」   「啥子啊?俺就指望這些年攢下來的魔晶,能煉他幾顆地品丹給俺提昇提昇 境界,現在可咋辦呀?」   「哈,我說你也別盡想著自個兒的事,我瞧這事不簡單,要是那二老真他馬 掛了,恐怕這事還得鬧大些。」   「怎麼說?」   「笨啊,還別說那兩老是五樓的人,你們別忘了,雖然煉丹不是他倆老的專 利,但能煉出地品丹的就屬他二人,他倆若真死了,那就是一鍋翻,大家都甭吃 了,就算我們忍得了,樓上那些個,能嗎?」   這一問,眾人登時醒悟,連連點頭稱是。   「唉,沒了『地品丹』,俺的境界要啥時才能再提升勒?」   「可不是。」   「這回真糟了……」   「我告訴你們,事情還沒完勒,估計要不了多久,樓上那些大頭就會有了動 作,反正啊,這些事情不是咱們能管的,咱們呢,只管看,看就好了!」   「嗯嗯,有道理,不過我還是希望兩老別真死了才好。」   「廢話!趕緊祈禱吧!」   大廳裡一小股一小股的議論著兩位神醫驟逝的消息,不過仔細聽來,卻是八 卦多過真實,司馬泰低聲對衛遲疆說道:「好像出事了。」   「嗯,他們怎麼說神醫死了?」   「先別管這。」司馬泰憂心地說:「咱們趕緊回房先,不然要走麻煩了!」   衛遲疆一時不能明白,他心想:「啥事這麼要緊?」   於是問道:「怎麼了?這麼著急?」   司馬泰瞥了瞥四周,低聲道:「兩個小傢伙是神醫許給咱的,萬一神醫真死 了,你說會怎樣?」   「啊!」衛遲疆這回總算會意過來,他二話不說,立馬帶著眾人,沿西側廊 道急急回轉虎真軍房。   直到回到了房內,他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他現在的確有些煩惱了,萬一病 無醫和患無救兩人真死,只怕外頭那些人便要一齊發作了,到得那時候又該怎麼 辦才好?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房外負責守衛的弟兄著急的跑進來,指著房門道:「老 、老大,有有有……有人,有人……」   這人說話結結巴巴,支唔了好半天也沒把一句話說完整,衛遲疆不耐地拍桌 道:「怎麼說話的?緩點說!」   「門、門外,門外……」那人的舌頭活像打了八個結。   「門外怎麼了?」話才出口,衛遲疆便警醒到:難道是來搶人的?沒帶這麼 快的吧?見那守衛的弟兄還再結巴個沒完,衛遲疆心裡老大不爽的,索性起身擺 手道:「行了行了,我自己去看!」   司馬泰見這勢頭,想法也和衛遲疆一致,他怕衛遲疆一個人出去要吃虧,立 馬起身道:「我和你一道去。」   衛遲疆點了點頭,兩人就這麼向房門外走去,誰想門才打開,一個偉岸的 身影就站在門外,一旁負責守衛的虎真軍弟兄早就嚇得縮在一邊,衛遲疆和司 馬泰對視一眼,紛紛覺得眼前這背影有些熟眼,但一時卻又想不起誰,但這裡 歹說也是虎真軍的地盤,看見自家兄弟嚇得臉色發白的難看模樣,衛遲疆心裡 便是火起,不客氣地朗聲道:「閣下是誰?來我們虎真軍的地盤,可是有什麼 指教?」這話說的並不算客氣,但也仍還在理,畢竟這裡是虎真軍的房舍外。   那偉岸的身影聞言轉身,一張英氣薄發的面容,登時映入了衛遲疆和司馬 泰眼裡,兩人雙腳一軟,差點沒仰倒過去!   傳聞罪島裡最強的男人,那個被尊稱為罪島之主的魏龍生竟然就站在自己 面前,這還能不嚇人嗎?   兩人瞪著眼,面面相覷,一時間竟也吱唔了起來。   魏龍生看了看他二人,開口道:「有些事,我想問你們。」   「問……問我們?」衛遲疆有些懵了,他轉頭去看司馬泰,他不記得自己 和頂層的大人物有過啥子牽扯,怎麼今天人家竟然親自跑來找自己問事?這也 太離奇了吧?   司馬泰見衛遲疆向自己看來,他自己也百思不解,想不通只好搖頭了。   司馬泰一向是衛遲疆的軍師,見他也無策,衛遲疆只得趕緊道:「好…… 好,那那,島主請,請進,請進。」他實在不敢稍有怠慢啊。   魏龍生也不客氣,嗯了一聲,便是踏進房裡。衛遲疆和司馬泰兩人趕緊在 前引導,就怕裡頭有不認識這尊大神的弟兄,萬一不小心言語上衝撞了人家, 那麻煩可真就大了!   片刻後,經由兩人的引領,魏龍生和衛遲疆、司馬泰等人,坐在了最靠裡 的圓桌旁,但是魏龍生沒有開口,也沒人敢講話,全都正經桅座,就怕惹怒了 島主,霎時整個房間裡充斥著詭譎的氛圍。   魏龍生稍稍環視了房間一周,他的目光掃過宋凜,最後停在宋薇身上,然 後才問道:「此二子便是最近來到的?」   衛遲疆聽魏龍生問來,臉上一直保持著的笑容頓時怔住,他以為魏龍生要 來把宋薇帶走,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司馬泰見狀,趕緊答道:「是,兩個小傢伙剛來,還承蒙兩位神醫金口, 特別把他二人許給了我們虎真軍。」這言下之意就是想借神醫之名保住宋薇。   司馬泰的那點兒心思,哪裡瞞得過魏龍生,不過他可不是為了宋薇來的, 更對她毫無興趣,所以他並不說破,只是點了點頭:「聽說來了三個?」   衛遲疆這下回神了,趕緊答道:「是,是來了三個孩子。」   司馬泰在旁補充道:「不過聽病無醫前輩說,那孩子好像死了……但患無 救前輩卻堅持只是病了,我們也不知道,之後兩人爭執了好半天便把人給帶走 了。」   魏龍生聽著眉頭微微皺起,心中暗忖:「戒城沒道理送來一個死人……而 且那孩子若非真的沒死,否則病無醫和患無救的說詞應該會一致,他倆雖然瘋 瘋癲癲,但也不至於有如此之大的看法差異才對,可是病無醫卻說那孩子死了 ……嗯,看來問題的關鍵便在那孩子身上。」   見魏龍生不語,衛遲疆和司馬泰也不敢驚擾,只能坐在一旁等候差遣。   思量片刻,魏龍生的目光掃向宋凜,問道:「你認識嗎?那孩子。」   聽魏龍生問來,宋凜想起爺爺宋仙侯的慘狀,更想起自己和妹妹如今的下 場,他咬著牙,緊抿著唇,遲疑了半晌,終於憤恨地說道:「我豈只認識!要 不是他,爺爺也不會死,要不是他,我和妹妹也不會被送來這裡!」   「你很恨他?」魏龍生問。   「沒錯!我不只恨他,我還希望他死!」宋凜越說越氣憤:「哼,他屠城 殺人,幾萬人都死在他手裡,難道他還想得到別人的原諒?哼,簡直可笑!像 他那種惡貫滿盈的人間禍害,我寧可他從來沒出現過!」激動得宋凜根本不知 道眼前的男人是誰,他只是暢吐心中對凌非的惡氣與恨意。   司馬泰原以為已經開導了宋凜偏激的思想,沒想到他會在這時候迸出這些 話來,立馬臉色大變,趕緊低罵道:「宋凜!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還不快向 島主賠不是!」   「島主?」   宋凜怔住,一時還沒能會意,等他明白過來時,青澀的臉早便刷白。   而魏龍生也不愧是一島之主,那一點胸襟還是有的,是以對於宋凜話間的 無禮,那是一點也不上心,擺了擺手,示意司馬泰別再罵他,然後笑了笑,道 :「你叫宋凜?」   「是……是、是!」宋凜的聲音顫抖得可怕,他的頭已經低得不能再低, 其實他膽子不大,就是性子傲了點。   魏龍生饒有深意的瞧了他一眼,說道:「聽你這麼說,那孩子倒適合罪島 了?」言下之意再是明白不過了。   「……」宋凜被他這麼一問,想起那天司馬泰說過的話,他說自己還有妹 妹可以互相扶持,但凌非卻是孤單一個,頓時兩頰生燙,慚愧了起來。   魏龍生又看了一眼宋薇,她正躲在哥哥身後,緊緊拽著宋凜的衣袖,一雙 大眼睛不住地眨呀眨。魏龍生微微一笑,起身對衛遲疆說道:「走了。」說完 ,也不等衛遲疆反應,已經朝門外邁去,待衛遲疆和司馬泰要追上去送門,他 卻又停下腳步,回頭道:「對了,兩個小傢伙以後便待在你們這……好生善待 他們。」   突來的一句話,讓衛遲疆和司馬泰都怔住,等他們反應過來,魏龍生已經 不在房裡,以他的身法,離開也不過是眨眼間的事而已。   但相比他那高速的身法,衛遲疆和司馬泰更為他最後所說的話震撼!   因為魏龍生臨走前那句話,等於確定了宋凜兩兄妹將來的歸屬,那可是比 兩位神醫更鐵的鐵票啊!   試問在罪島裡,還有誰的話比罪島之主魏龍生還要有約束力?他說二,難 道還有人敢說一嗎?也許有,就像不負平生那種層次的人,但衛遲疆他們更相 信那些人絕對不會較真,畢竟魏龍生能被稱作罪島最強的男人,必定不會徒有 虛名。更進一步說,為了一個小女娃和魏龍生叫板,實在不值,真的不值!   所以有了魏龍生那句話,衛遲疆總算是真正的放下心了,他和司馬泰相視 一眼,都明白對方心中的想法,不由得笑了起來,只有一旁的宋凜臉色發白, 還在剛才的驚魂未定中尚未恢復。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