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許自己疼一天。

兩性與生活

 
    

切菜時,一不小心,右手大拇指被刀劃過,頓時鮮血如注。兒子恰好在家,驚恐之餘,整整一天,他都變得特別乖,飯後主動收拾碗筷,用抹布把餐桌擦乾淨,地板也仔細掃過。平時,要想讓他做這些,囉唆幾遍,他都會置若罔聞,有那閒工夫,倒不如自己動手來得乾脆,孩子的惰性,就是這樣被培養出來的。 但是,到了第二天,儘管手上還抹著藥水,我卻照常忙碌起來,洗衣,做飯,打掃衛生。因為用力,有時手指會很疼,我“哎喲”一聲,這才想起來,原來它“很受傷”,再看兒子,他跟我一樣,似乎早就忘記了這件事,恢復了正常的懶惰。 我想,在孩子眼裡,媽媽一向都是無所不能的,小小的一點傷,又算得了什麼,痊癒的速度,一定也會如超人吧!自然,他也不會把這事放在心上。 還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手上紮了一根小小的刺,也會哭喊著找媽媽,即使刺已經挑了出來,我還是鄭重其事地把手舉半天,向每個人示意我的疼。如果不小心患上感冒什麼的,我更會賴在床上不起來,一連幾天,都要媽媽做好吃的,還要盡可能陪我聊天講故事,稍微照顧不到,我就會大受委屈,哭鬧個不停。 母親也有患病的時候。那一次,父親不在家,母親忽然咳得厲害,發起了高燒,請來鄉村醫生,認真把脈治療,開藥,打針,臨走時,還叮囑母親一定要注意休息。 屋裡濃濃的藥水味,把我們嚇住了,整個下午,我們都安安靜靜,自覺寫作業,把暖水瓶裡燒滿水,嘗試著生火做飯,時不時跑去裡屋,看看躺在床上的母親,又互相提醒著,做什麼都輕手輕腳,因為母親需要休息呀。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還在睡夢中,房間裡已經彌漫著粥香,睜開眼睛一看:呀,母親早起來了,已經在煮粥了!我們似乎一下子解放了,又開始如往常一樣賴床,撒嬌,打鬧,滿屋子雞飛狗跳。 直到傍晚,父親從外地趕回來,他責怪母親說:“病得這樣厲害就不能多躺一躺嗎?”母親笑笑,指指我們,低聲說:“孩子們都要吃要喝的,我哪能躺得住?” 傷痛來了,只許自己疼一天,連這也算得上小小的奢侈,這就是母親的情懷。 作者 劉改徐 文章來源《教育導報》http://www.zhibeifw.com/big5/fjgc/adjy_list.php?id=6831 圖片來源http://www.midui.com/51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