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6。

達人殿堂

 
    

這幾天走路都歪歪的,我以斜線移動到客廳,雖然自己走得很偏,但我立誓一定要把妹妹拉回人生的正確道路。 轉開新聞,帝國電視台正在報導霸凌的新聞。 有些感嘆,霸凌這名詞已經流行好幾年,我們不知換了幾任教育部長,還是根除不了學生間這種惡意行為。 等等...... 該不會桐乃正遭遇到同儕間的霸凌吧!? 「桐乃,你最近很囂張嘛。」一個肥婆太妹用她的象腿飛踢桐乃,再用她那髒腳不斷踐踏桐乃清秀的臉龐。 「我們看好學生超不爽的唷。」刺蝟頭太妹淋了一盒過期牛奶在桐乃頭上,重點還是過期半個月,都快要變成優格了。 「當模特兒很屌?等我們拍了你的裸照,看你拿什麼臉見人!」長得姿色不差,但是仍輸桐乃一大截的大姊頭罵道,她用充滿忌妒、醜陋的聲音下令,「脫光她的衣服,然後從今天開始我們要天天欺負你,我看你不要叫做桐乃了,改名叫做老市貝漆夫吧!哈哈哈哈。」 「我還貝武夫咧!」 光是妄想就讓我氣到說出這麼不好笑的爛梗。 反正,因為日積月累的眼淚,灌溉了在心中萌生的黑暗種子,最後長出帶刺的復仇之花。而子彈,便是桐乃朝同學復仇的手段。 「幹嘛?看電視看到起乩喔,鬼吼鬼叫的。」桐乃捧了杯牛奶走的過來,「八成又再想變態的事。」 「我都說了遊戲是阿明借我的!我根本沒玩過。」我伸手要接過牛奶。 桐乃賞了我手一巴掌,清脆一響,「要喝自己去泡。」 我站在飯廳吧台,一面攪拌沖了熱水的奶粉,一面想著桐乃被霸凌的事。 還是問問她吧? 「桐乃,你在學校和同學處得怎樣?」我問。 「不勞費心。」 「沒人欺負你吧?」我喝了一口熱牛奶。 「只有家裡有個變態哥哥把我登錄在工口遊戲上,想在裡面調教我而已。」 牛奶差點從嘴巴噴出來。 「你竟然還會講『工口』這種專業用語啊!好厲害呢。」我試圖用褒美來轉移對我不利的話題。 「沒辦法,整天跟變態處在一起,不想學到幾句也難。」桐乃攻勢不斷。 「哦呵呵呵。」我乾笑,難得早起卻一直被妹妹猛噹。目送桐乃出門後,我不想荒廢這美好的早晨,決定翻閱電視節目表,看今天有重播哪些老電影。 一口氣看完兩部港片後,我攤在沙發上昏睡,直到客廳響起急促的電話鈴聲。 「您好,我是桐乃的班導師,敝姓韓。」 「韓老師好,我是桐乃的哥哥柳柳川,桐乃平時受老師照顧了。」我有禮貌地與韓老師寒暄。 「哪裡,令妹在學校表現十分優秀呢。」 以前的老師都不曾這樣誇過我,每次打電話給老爸老媽,都是我又在學校惹出什麼麻煩。嗯?該不會這次...... 「那個,桐乃出了什麼事了嗎?」我急問。 韓老師聽出我的憂慮,「沒事啦!桐乃很好,我們明天有場班上自行舉辦的升學座談會,哥哥知道嗎?」 「沒聽桐乃說過耶。」桐乃一定是不想讓我參加。 「這樣啊,那明天下午方便過來嗎?桐乃會很開心的。」 我左思右想,無論如何判斷,這都是近距離觀察桐乃在班上狀況的大好時機,沒有拒絕理由。從老師口中得到詳細舉行時間、地點後,決定明天就去韓老師那邊。 ※ 得知桐乃放學會直接回家後,晚餐預設是桐乃最喜歡吃的牛肉麵,那家店原本只是在地人知道的好味道,託一些美食節目的福,害得每到用餐時間,沒誠心誠意花個三十分鐘排隊根本別想入手。 大學一下課,我便開車直衝到那家店,外頭已大排長龍,排隊期間我因為愛心氾濫還和幫孫子買麵的老太婆交換等候號碼牌,當然我絕對不是為了表現給站在旁邊的年輕辣妹看,因為她最後也沒和我要電話,更沒淚眼汪汪的求我告訴她什麼叫做愛。 一個小時後麵終於入手,為能讓桐乃吃到近乎剛出爐的品質我一路狂飆回家,就像不讓豆腐溢出的藤原拓海那樣展現高超技術。 「要是麵被泡爛了,我就打死你。」桐乃電話中是這麼說的。 ※ 飯桌上。 「唔,麵是沒泡爛,但好辣!」桐乃不吃辣的東西。 「是嗎?」我伸過湯匙,喝了一口桐乃碗裡的湯,還真有點辣,「怪了,這碗大概不小心有摻到辣油。」 桐乃盯著自己最喜歡的麵,好像在天人交戰那樣,思考到底吃還是不吃。 「我的不辣,跟我換吧?」 「才不要吃你口水。」 「可是我想吃微辣的,拜託你啦!」我故作可憐。 「好啦!」她推過面前那碗微辣的麵。 「那個......」我準備說出決定明天參加座談會的事,不知桐乃會有何反應。 「幹嘛?你該不會說和我間接接吻很興奮吧?」 「不是啦!我要參加你的升學座談會。」我豁出去了。 「不准。」 桐乃斷然拒絕,怪不得她連通知單也不拿給我看。 「為什麼?」 「你去又沒用,只是個混吃等死的大學生。」 「別這麼說啦!我想關心你的人生規劃啊,你看我自己的都一團亂,所以想關心你的嘛!」我好說歹說,「而且已經答應韓老師了。」 「可以裝病。」桐乃還是不退讓。 「拜託啦!我不會讓你丟臉的,看在辛苦排隊買牛肉麵的份上網開一面吧?」 桐乃嚥下一口牛肉後,表情好像有些動搖, 「讓我丟臉你就死定了。」 來源 :廖大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