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透過精庫順利生下五個娃,卻沒想到竟和隔壁鄰居是同一個爹啊!

新奇古怪

 
    
話說,自從有了精子庫的存在,很多單身人士和同性伴侶都把借精生子作為組成家庭和擁有孩子的最佳方式之一。不過,因為捐精志願者如今依舊相對短缺,導致了很多因此出生的孩子有著極高的“撞爹”概率。再加上機構對捐精志願者身份的保護,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這些孩子恰好遇到親爹的另一個孩子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於是,越來越多有著相似家庭背景的人開始呼籲:捐精者的精子都捐給誰了?我們也有權利知道啊!  

一對來自澳大利亞的同性伴侶就用自己孩子的親身經歷證明了這種巧合是真的存在的。她們曾通過精子捐贈產下的五位子女,一次偶爾中得知,與自己同住一個社群的鄰居家的孩子,居然跟自家兒子是同父異母的親生兄妹!簡單的調查後,他們更是發現自家子女在全澳大利亞竟然還有四十多位彼此有著血緣關係的兄弟姐妹!

 

 40歲的Shannon Ashton和妻子Lisa生活在布里斯班。

和很多情侶一樣,從戀愛開始,她們就在盼望著擁有屬於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當時,親朋好友給了她們兩條建議:向政府提交資料,領養孩子;或者從精子庫裡選擇合適的精子,通過人工授精的方式懷孕生子。在經歷了一系列的研究和討論後,Shannon和Lisa選擇了後者。 在當地醫院,她們相中了一位有著淡藍色眼睛、瀟灑帥氣的衝浪選手捐贈的精子。於是,在十幾年中,Shannon和Lisa先後使用John的精子誕下了15歲的兒子Zac、13歲的女兒Darcy、8歲的Mackie、4歲的Caelan、還有剛剛1歲的小公主Delaney。 

廣告

五個孩子的到來,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數的快樂。Shannon和Lisa也從未覺得這種借精生子的方式會給孩子的未來帶來煩惱和困惑。可是幾年前一次意外的巧合卻打破了這家人生活的寧靜。 那時候,Shannon和Lisa經常把年紀尚幼的兒子Zac放在一家鄰居辦的日託所讓他們幫忙照看。這裡加上Zac一共只有四個小朋友。很快,這個小團體的家長也逐漸熟悉了起來。尤其其中一位女孩的家長也是由兩位媽媽組成,這引起了Shannon的注意。於是Shannon主動和她們談起孩子們的身世。

 

沒想到,對方告訴Shannon,她們女兒的生父,是一名藍色眼睛的衝浪選手。這細節引起了Shannon的懷疑:同樣是人工授精,捐精者有著同樣的背景。會不會有這麼一種巧合,這對情侶和她用的精子是來自同一個人呢?經過更為詳細的詢問,Shannon的猜測被印證了——這對情侶的女兒和Zac正是同父異母的親生兄妹。得知這個訊息,Shannon又驚又喜。 

原來,從決定以這種方式生育子女的那天開始,Shannon和伴侶就打算,等到孩子十八歲的那天,她們就會把一切身世和生父的聯絡方式坦誠的告訴他們,同時也由他們自主決定是否要和父親取得聯絡。然而從2014年開始,布里斯班所在的昆士蘭州的法律進行了更改——捐精者的隱私將受到更多的保護。這意味著,那些通過精子庫生下的孩子將永遠無法知道自己的父親究竟是誰。這也包括Shannon和Lisa的孩子們。可戲劇化的一幕來得如此之快,Zac意外的遇到了有著血緣關係的妹妹,這位妹妹竟然還是自己的鄰居。

廣告

 

來自不同家庭親兄妹能相互陪伴著一起長大,這件事兒簡直太難得了!不過,抱著這樣想法的人只有Shannon一家。在她們還想著約對方一家人一起出行的時候,那個小姑娘不僅再也沒有出現在日託班,甚至很快那家人就搬離了這個社群,切斷了和Shannon的聯絡。 兒子的親妹妹就這樣消失掉了,這讓Shannon覺得有些遺憾,可是很快她又有了新的想法:到底她的五個孩子在外面還有多少個像這樣的兄弟姐妹呢? 

從昆士蘭的生育小組,Shannon得到了一個讓她更意外的答案:這位神祕爸爸,竟然已經通過捐精的方式在全國各地生下了包括自己孩子在內的48個孩子! 原來在十幾年前,願意匿名提供精子的志願者比現在更為稀少。尤其像是在Shannon所在的小型社群,精子庫的存貨量根本寥寥無幾。於是Shannon和一些同樣有著生育需求的單身母親、同性伴侶,就不得不來到同一家診所進行測試和精子挑選,這就導致了孩子“撞爹”的概率非常的大…… 得知了這個結果,Shannon和妻子不免隱隱擔憂起來。雖說這位“衝浪者”的48位後代裡,自己家就有5個。可是外面還存在著那麼多未知的兄弟姐妹,如果自己家的小孩不小心和那些有著血緣關係的親兄妹談上戀愛豈不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廣告

 

畢竟同性伴侶的社交圈重合率高,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這些小孩很有可能再次偶遇、成為朋友,甚至因為感覺到“似曾相識”而暗生情愫。 最終Shannon決定提前把孩子的身世告訴了已經15歲的Zac和13歲的Darcy。相比於對自身身份感覺到困惑的Darcy,Zac對家族這樣的祕密充滿了好奇。他決定利用網路,搜尋出自己生父和其他兄弟姐妹的各種資訊。可是,在網路這片茫茫大海中,在沒有太多線索的情況下想要找到全部的四十幾位匿名的親人無疑為大海撈針。

 

於是Shannon站出來替自己的孩子和其他有著同樣困惑和煩惱的家庭表達出了訴求:哪怕是通過代孕和借精生下的孩子,也有權利瞭解自己家族的歷史。更重要的是,隨著人工受孕技術越來越普及,讓他們知道親爹的精子到底都去哪了,也能避免在適婚適育的年齡不小心愛上了錯誤的人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