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三十五章 委託者的身分。

達人殿堂

 
    

  第三十五章 委託者的身分   隨著六通,半空中的鳳鑾終於是翩然降落在南郊十五里外的藏祕山莊前庭 之中。雖說是前庭,可藏祕山莊不愧為集天下之大祕所在,光是前庭就足以媲 美擎天宗的宗門廣場。   走出鳳鑾,這已經不是梅雪鳶頭一次來到藏祕山莊。雖然南海紅樓遠在南 海仙島之上,身為紅樓的一員,而且還是分樓的樓主執令,梅雪鳶自然是深居 簡出,然卻也非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而是堂堂的刀界一代宗師,是 以才會在因緣際會下結識了博學多識的藏祕山莊莊主六通。   六通前腳剛落地,便是有著數名家僕迎上聽伺。   這些家僕雖然皆非武家出身,但長年身在莊內,什麼樣的人也都是見過的 ,所以雖然鳳鑾金碧輝煌,鑾駕旁更是隨侍四名英氣挺拔的帶刀女衛,卻也沒 有顯現出多大的驚訝,依舊出入如常,只知克盡己守。   「主人您回來了。」一名年約五十的老婦,帶著十數名俾女,臉上帶著和 藹的笑容上前行禮,目光不經意的多看了眼懷抱在六通手上的凌非。   六通雖為這些奴僕的主子,可他為人親和,而且十分善待每一位莊內的家 僕,可家僕們卻並沒有忘了尊卑,反而對六通這個莊主更加的盡忠而且尊敬, 這說明了要讓人徹底對自己心服而效忠,往往用的不是武力,而是本身的仁德 ,以德服人才是真正能讓人欣悅臣服的,而這一點,六通十分清楚。   故此,六通向來便沒什麼主子的架子,面對老婦,他微微一笑:「張媽, 莊內可有事?」這張媽原來是莊中的管事。   「回主人,一切如常。」   六通微微頜首,將抱在懷裡的凌非向前一遞,張媽見了,連忙伸手接過, 然後便聽六通說道:「好好照顧這孩子,如果他醒了,立刻來通知我。」   聞聽,長侍六通身側的張媽,揣摩上意早便是日常之事,她立即明白過來 ,這孩子對莊主絕對是很重要的人,是以突然間覺得懷中這小娃兒貌似一瞬間 變得重了起來,她不敢怠慢,隨即給左右使了一個眼色,然後便是走出兩名女 俾跟隨她的腳步,向著廂房遠遠行去。   見張媽遠去,六通又是對還立在一旁聽伺的十來名俾女說道:「我需要一 張床,嗯……不過妳們也抬不動,這樣吧……」說著手指向其中一名貌似只有 十六、七歲的女俾道:「妳,小竹是吧?」見那女俾連連點頭,六通笑道:「 別緊張,又不是讓妳去搬,妳去找劉老,讓他找幾個人去把醫仙送的那張床, 叫什麼名字我忘了,總之把那張床搬到大廳,就說我有用。」   那名叫做小竹的女俾聞言後,悄悄的鬆了口氣,還真的讓六通給說中,她 真以為她們這位好好莊主要她去搬床,結果卻是要她去帶話,這讓年僅十六、 七歲的她,連連點頭,還忍不住為自己的胡思亂想而心中偷笑。   見小竹也離去了,六通簡單的吩咐了其餘女俾準備點心茶水,隨後便是將 手在身前拉開,笑道:「梅樓主,請。」   對六通的文雅風趣,梅雪鳶也是難得的露出笑顏,點頭還禮道:「請。」 說罷,牽著夕瀅粉雪般細小嫩白的手隨著六通朝大廳行去,而後方四名武尊女 刀衛緊隨在後,其中一人手裡懷抱著的,正是重傷昏迷的云香帥。   跟隨在六通身後,藏祕山莊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盡收眼底。   藏祕山莊裡的建築與尋常大戶人家並無二異,然這卻也是讓梅雪鳶最想不 透的地方,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但她依舊不明白六通為何獨鍾這些平 凡的建築樣式,是以看著六通背影的眼眸也更添了一分好奇。   不過雖說藏祕山莊的樣貌平凡,但其中卻也有著不平凡之處,那就是莊內 正央處,聳立著一座八面八角的石塔,而且那石塔的材質顯然不是尋常之物, 在陽光的照耀下,梅雪鳶清楚可見那青黑色的塔身,隱隱泛著水波般的明亮光 澤,顯然那將石塔堆砌而成的石材絕非一般,就不知石塔之中究竟藏著什麼, 為何鍾愛平凡建築的六通竟會如此特意打造,這卻是梅雪鳶始終想不透的地方 ,不過各門各派皆有只屬於自己的秘密,這一點梅雪鳶卻是清楚的,所以她雖 好奇,卻也不會冒然相問,因為任何探查宗派之祕的行為,都是武家之間的一 種大忌。   來到大廳,很快的便是分賓主落座,但很意外的是,坐在上首之位的人, 不是梅雪鳶,而是那名叫夕瀅的小女孩。   對此,六通也難得的顯露出詫異之色,他目光在一臉天真爛漫的夕瀅身上 稍稍停留,然後便是轉向梅雪鳶,不過他並沒有直接提出心中的疑問,因為他 很清楚,對方若想說自然就會說,若是不想談,問了也是白問,於是微微一笑 :「呵呵,那日一別,梅樓主也有多年未再踏足朱雀之土,不知道梅樓主此次 前來邊境之城,卻是所為何事?」六通直接開門見山。   梅雪鳶低眉沉吟了一下,然後才美目一抬,問道:「莊主……」   「叫在下六通即可。」話才開了一個頭,便是讓六通打斷。   梅雪鳶聞言一怔,腦海裡不知怎麼的又想起六通擋身在前接掌的畫面,頓 時俏臉微紅,趕緊將腦中畫面甩開,然後才繼續說道:「留聲亭關於『十心』 下落的榜文,我想知道是何人委託貴莊所貼,還請六通……還請六通先生告知 。」   梅雪鳶精緻的臉龐此時早已紅到了耳際,六通全都看在眼裡,他笑了笑, 搖頭道:「梅樓主,這件事情……請恕在下不能相告。」似乎看出梅雪鳶面龐 上絲微的變化,六通補充道:「梅樓主不要誤會,不是在下不願幫這個忙,而 是行有行規,若在下今日將委託者的姓名或者資料告知予妳,那以後藏秘山莊 該如何面對天下群豪?樓主應知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藏秘山莊之所以藏秘,便 是因為任何委託的原委,進了此莊,便永遠沉埋於此,絕無外傳的可能,所以 ……梅樓主,莫怪啊。」   六通這話說的十分在理,梅雪鳶頓時無言以對,即使強如紅樓,卻也不能 行那強逼他人破壞行規的行為。只是如此這般,那此行便可謂是一無所獲,梅 雪鳶輕輕一嘆,事關紅樓,而藏秘山莊又是最後的線索,可現在連這條線索也 沒了,這實在讓佳人黛眉深鎖,難以舒展啊!   看著梅雪鳶愁眉不展,愛江山更愛美人的六通,輕搖著羽扇,目光卻是始 終停留在梅雪鳶那鬱結的面容之上,一時間大廳之上竟是悄然無聲,過了半晌 ,六通才打破沉默,他笑了笑,說道:「樓主不妨先告訴在下,為何想知道委 託者是誰?在公,雖然不能告訴你有關委託者的一切,但……呵呵,在私嘛, 在下也許能為梅姑娘做點什麼。」   雖然六通話說的曖昧,不過梅雪鳶知道六通是看在相識一場的份兒上才會 願意以私人的名義幫忙。   即便她也清楚六通不完全是因為舊識的原因,但想到他在那般危境中,竟 是不顧危險的以身擋招來救自己,其實還是很令人敬佩和動容的。是以梅雪鳶 心裡依舊是充滿著感激,並沒有因為六通言語中的輕挑而不悅。   不過六通的話也已經說的很明白,若要獲得他的幫助,就得先將事情的原 委道出,可此事攸關紅樓安危,所牽涉的層面更是極其複雜,任何差錯都可能 對紅樓造成巨大的傷害,甚至讓紅樓陷入無可挽回的絕境之中。   所以,梅雪鳶雖然很欣慰六通願意幫忙,但她也確實有不得不慎重的理由 ,是以一時間梅雪鳶心裡也是沒有了主意。   美眸閃爍間,六通似乎猜到梅雪鳶心中顧忌,羽扇在胸前搖了搖,笑道: 「藏秘山莊藏盡天下之秘,但從來不曾有隻字外傳,相信在下這一點點的信諾 還是有的,梅姑娘大可安心盡說無妨。」說完,六通擺了擺手中羽扇,向左右 說道:「都下去吧。」眾俾女們得令立即魚貫退出廳堂。   六通撤走俾女後,梅雪鳶心中更多了一份安心。便在此時,忽然「轟隆隆 」連聲響動,大廳四面竟由上而下緩緩降下四面精銅打造的厚牆,頓時將整個 廳堂圍的嚴嚴實實。   乍變突生,眾人臉色都是一變,隨侍在旁的四名武尊級女刀衛更是直接拔 出腰間佩刀,登時「鏘鏘鏘鏘」四柄長刀同時出鞘,廳上霎時寒光閃耀、一片 肅然!   梅雪鳶也被這突如其來之變驚了一下,心下正腹誹,就聞六通笑道:「呵 呵,別緊張,梅樓主,讓妳這四位美麗的姑娘收起刀來吧,這些只是杜絕聲音 的機關,惟有在這精銅打造的絕音牆裡,才能確保我們所說的任何事情不會有 任何人能夠窺聽。」   聽到六通的解釋,梅雪鳶也是鬆了口氣,隨即對左右使了個眼色,四名女 刀衛這才警惕著將刀收回。   看了眼坐在首位上兀自玩著長髮的夕瀅,梅雪鳶深吸了一口氣,終於是說 道:「一年前,因為時輪歸我南海紅樓掌管,所以百年一屆的掌輪之會便是在 我南海紅樓舉行。」見六通點了點頭,想來以他博學之名,也是知曉時輪之事 的,所以梅雪鳶也不再多做解釋,繼續說道:「當初在大會開始前三天,六聖 便已陸續到來,可就在大會的前一晚,有一名高手潛進南海紅樓,那人不僅偷 襲大樓主將其重傷,還奪走了時輪……據說十心是強化時輪的重要之物,所以 我相信調查十心下落的人,便是傷我大姐之人,因此有關委託人的信息對我紅 樓十分重要,希望六通先生能夠通融相告……」梅雪鳶依然沒有死心,還是抱 著能從六通口中得知那委託者的信息。   而在梅雪鳶訴說經過的中間,六通始終眼眉低闔,心中似是在將整件事情 整理,並且抽絲剝繭,直到梅雪鳶說完,才睜開眼來,說道:「既然七聖皆在 ,那人卻猶能在妳紅樓裡傷人奪物,相信普天之下……這樣厲害的人物存在的 可能性——微乎其微。既然如此,那麼便只剩下了一種可能……」   梅雪鳶一聽,立即問道:「什麼可能?」   「熟人!」六通斬釘截鐵的道:「而且還是一個,不容易讓人產生——戒 心之人!」   聽聞,梅雪鳶嬌軀一顫,六張熟悉的臉孔飛速從腦海中劃過,她眼神裡充 滿震驚以及不可置信,道:「……先生的意思是說——六聖?」   六通搖頭笑道:「那是雪鳶姑娘說的,在下……呵呵,什麼也沒說。」說 罷,左手在伏手上的機關鈕上一按,又是一陣轟隆隆的響動,絕音牆便是緩緩 拉起,大廳頓時又恢復到了最初的平凡樣子。   而此時,名喚小竹的俾女已經帶著幾名家丁候在了門外,見絕音牆拉起, 便是走進稟報道:「主人,百草軟玉床已經搬來了,就在廳外。」   六通羽扇輕擺,點頭微笑道:「好,讓他們搬進來吧。」   小竹應了聲,便快步的轉身出去,接著就見幾名家丁抬著一張散發著濃濃 藥味的軟床進來。梅雪鳶發現這張床長七呎,寬四呎,表面上就如一張被雕刻 過的綠色寶玉,可色澤之中卻隱隱能看見錯落分布的奇珍異草藏在軟玉之中, 這實在讓梅雪鳶也是微微吃驚,而且看那些家丁手扶之處,明顯因為施力的關 係而向軟玉內凹陷,可以想見軟玉之名便是由此而來。   見百草軟玉床置妥,六通便是對著始終抱著云香帥的女刀衛說道:「美麗 的姑娘,辛苦妳了,將人放在玉床之上吧。」   那名女刀衛並沒有立即動作,而是將詢問的目光投射在梅雪鳶身上,見梅 雪鳶微微點頭,女刀衛才上前將云香帥小心放在百草軟玉床上面。   可才剛放上去,云香帥的身體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軟玉之中下沉,那女 刀衛驚了一下,正要伸手去拉,便聽六通笑道:「別,姑娘若是拉了他,那他 恐怕就挨不過今天了,呵呵。」這時梅雪鳶也將疑惑的目光投射過來,見此, 六通解釋道:「這張百草軟玉床就是將人完全包裹進去,藉由百種珍貴的草汁 藥氣來延續生命,雖然治療的功效有限,但用在續命時,卻是十分有用的。」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