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二十三章 師父。

達人殿堂

 
    

  第二十三章 凌非的師父   飛離重圍的凌非三人,心裡都各自有著想法。   對云香帥來說,既然認凌非為姪子,就算救不了青龍帝國和擎天宗,也要 將凌非的家人安全帶出。而在鳳凰女而言,凌非實則與她非親非故,她大可放 手不管,可她心繫云香帥,見云香帥絲毫沒有離去的意思,所以才會留下來幫 這個忙,說直接點,她就是衝著云香帥來,賣也是賣云香帥的面子。   但凌非所想的卻比他們要更複雜也更遠,他從云香帥那裡已經知道噬魂宗 並非善類,如果今天凌非是「惡體死神」的話,他恐怕會非常樂意與之為伍, 可實際卻正好相反,當初在地球上被吸入時空裂縫的卻是「善體死神」,也就 是說現在的凌非,在靈魂深處裡的行為方向,都是以「善」為主,故此便不可 能去和噬魂宗有任何聯繫,更不可能到噬魂宗去。   可眼下情況卻是危急萬分,凌非不可能去噬魂宗,但也不可能放任擎天宗 和青龍帝國裡的一干百姓於不顧,因此他已經在心中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只 是連他也不知道這個決定會否影響到他未來的進境,但事在燃眉,既有辦法, 何不孤柱一擲,至於其他的事情,便留待將來再去想吧!   火鳳全力飛行的速度極快,轉眼已經飛臨青龍帝城,從高空上俯瞻,可以 看見帝城的防禦城牆已經瀕臨瓦解的極限。   鳳凰女問道:「香帥,城外有防禦符陣,要強行下去嗎?」   云香帥道:「不行,城牆已經快要讓魔獸撞毀,如果我們破壞符陣強行下 去,城牆必定立時就崩毀,到時候就難收拾了!」   此時凌非也是心急如焚,他展開死神之眼不停來回掃視那些在努力抵禦魔 獸進攻的擎天宗弟子,他發現大家此時都已經有些力竭,這讓凌非更加著急, 因為這意味著城牆很可能隨時都會瓦解。   慌忙中,凌非看見了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孔,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史元叔 叔,他趕緊轉頭對云香帥說道:「云叔叔,我看見我另一個叔叔,你能幫我喊 喊他嗎?如果可以,讓他開啟城門,我們直接從城門進去。」   云香帥還沒說話,鳳凰女卻先搶道:「城門外都是魔獸,一開城門,魔獸 就全進去了呀!」   凌非兩眼微瞇,眼瞳裡閃過一道冷芒,道:「殺進去!」他真的想親自動 手殺進去。   云香帥也覺得凌非這個方法是目前相對最好的,點頭道:「凌非說的沒錯 ,唯今之計只有從城門進去,這樣才能避開符陣,也才能在不破壞符陣的情況 下進城!」說完他轉頭對凌非道:「凌非,你那個叔叔在哪?告訴我。」   不得不說,符陣的巧妙便是能在上頭開啟一個出入口,而設在城池防禦的 符陣一般都把這個出入口設置在城門處,這個出入口可以開啟也能夠關閉,比 起城牆上的防禦符陣,相對靈活了很多。   凌非伸手指出一個方向,說道:「就在那裡,他叫史元,是武王,云叔, 你告訴他我回來了,讓他想辦法給我們開城門。」   云香帥順著凌非手指的方向已經確認了史元,他飽提內元向著帝城朗聲道 :「史武王,六峰云香帥特護送凌非回來,我們將在城門外爭取一息的時間, 還請你讓衛兵們開啟城門!」   云香帥以內元催動的話聲如雷,頓時整個帝城的人都抬頭向天空看去,就 見一隻巨大的火鳳在帝城上空盤旋!   史元驚喜萬分,六峰的名號在聖魔大陸上極具名望,他在城下激動的大吼 道:「凌非,凌非真是你嗎?」因為所有人都當凌非死了。   鳳凰女此時已經將火鳳降下,所以凌非小小的身影對史元來說就更加清晰 了,他確認了凌非後,趕緊大聲道:「感謝六峰高人相助,等城門外的魔獸一 緩,我們就開啟城門!」   云香帥點點頭,三人就這麼從火鳳身上躍下,云香帥和鳳凰女同時出手, 眨眼間城門外的魔獸全部遭到擊斃,而天空裡的火鳳也在此同時化作金光飛回 鳳凰女體內。   史元見城門外的魔獸勢緩,趕緊讓衛兵門開城。原本衛兵們還有些遲疑, 但史元是武王級的人物,在擎天宗和青龍帝國裡都是高端的存在,是以衛兵們 不敢違逆,連忙合力將厚重的青銅城門開啟,云香帥便在此時帶著凌非和鳳凰 女飛快進入,城門也在他們進入後快速的重新關閉。   久別重逢的史元和凌非緊緊相擁,史元即使已經將凌非抱在懷裡,卻還是 覺得有些不真實,他仔仔細細的上下打量了好一會,才終於接受了凌非真正完 好如初的回來了!   他趕緊對云香帥和鳳凰女抱拳致謝道:「云前輩,感謝你們將凌非帶回, 我們都以為凌非死了,現在凌非既然回來了,我們就絕對不能讓噬魂宗的人將 他帶走,如果可以,還請前輩帶凌非前往擎天宗一趟,我想大家看見凌非回來 的話,都會很高興的!」   史元這一席話,讓云香帥和鳳凰女聽的一頭霧水,但很快便意會過來,云 香帥驚訝的對凌非問道:「你就是噬魂宗要找的人?你是暗系天資?」   此時凌非也不能說不是,只得硬著頭皮點頭。   云香帥和鳳凰女相視一眼,云香帥這時才明白過來,為什麼當初凌非能創 造出那可怕的黑白色空間,原來他是傳說中的暗係天資擁有者,這就難怪了!   他對於自己能有一個暗係天資的姪子感到自豪,笑道:「好傢伙啊哈哈, 竟然瞞著叔叔!」史元站在一旁還沒看懂。   凌非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暗屬性」是吹的,他有些心虛的撓撓頭訕 笑著,可看在云香帥眼裡卻變成是一種「謙虛」了……   云香帥對史元說道:「史武王你放心吧,有我云香帥在,誰也別想把我們 家凌非帶走。」史元雖然知道六峰奇人個個都厲害非常,但卻不知道具體的實 力和境界,是以不免要有些遲疑。   凌非笑道:「史叔叔你放心吧,云叔叔是武皇級的高手,而且還有鳳凰姐 姐在,有他們兩個六峰高手在這裡,青龍帝城不會有事的。」   史元沒想到一旁的火辣女子竟也是六峰高手,這麼說來,眼前這兩人的實 際歲數恐怕都在兩百歲以上了,想到此,史元在心裡忍不住咂舌,不過能得到 兩位六峰高手的幫助,史元也相信青龍帝城能夠平安度過難關,只是他不知道 噬魂宗的可怕,因為史元以前只是一個小小的武師,噬魂宗那種神祕的組織, 他是聽也沒聽過,是以對兩者間的實力在衡量上就會出現落差。   而凌非會這麼說,也只是為了讓史元安心,他也知道光憑云香帥和鳳凰女 ,恐怕還是難以力挽狂瀾,除非……   凌非在心裡輕嘆,他告別了史元,然後帶著云香帥和鳳凰女直上擎天宗。   ……   此時擎天宗內的多數高手都已經前往青龍帝城協助護城,留在宗內的只有 幾位長老以及執令苗映和宗主苗峰,所以宗內廣場上顯得十分冷清。   凌非帶著云香帥和鳳凰女通過擎天宗廣場,直接來到議事堂內,因為凌非 猜測宗主或者苗映其中一人應該會在議事堂內坐鎮。   推開議事堂的門,苗峰正坐在大位上,苗映則抱著苗小小坐於一旁,在下 首處,則是凌非的母親管清悅。   眾人見廳門忽地讓人打開,都是一驚,結果卻見迎面走進的人竟是那個所 有人都以為已經死在獸人森林裡的凌非!   眾人異口同聲喊道:「凌非!」   苗小小見到凌非,一聲「凌非哥哥」飛的就要跑過去,可卻讓苗映給攔了 下來。   苗峰更是直接從大位上激動的站了起來,而管清悅坐在下首處,距離廳門 最近,她一轉頭就看見凌非,激動的直接掉下淚來,凌非看見母親管清悅,心 裡也是一陣激動,他直接撲進母親管清悅懷裡,喊道:「娘我回來了,我回來 了,你別哭呀。」   管清悅緊緊摟著懷裡的凌非不住點頭,流著淚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 好……」他至始至終都不相信凌非已死。   此時苗峰已經注意到站在凌非身後的云香帥和鳳凰女兩人,他目光陡然一 變,激動道:「云……云前輩?面前可是六峰云武皇,云前輩?」他沒見過鳳 凰女,可他素知六峰之中有一美艷無雙的奇女子,苗峰人老成精,立刻便猜到 鳳凰女的身分,他趕緊向兩人躬身道:「苗峰見過兩位前輩。」   鳳凰女對苗峰沒什麼興趣,或者說她對這些人那些事都沒有興趣,所以她 也不理會苗峰,直接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去。   云香帥則是點頭笑道:「呵呵,這些俗禮就省下吧,我想先聽聽你對今天 這事怎麼看?」他想先知道苗峰是如何主張。   苗峰本來就苦惱此事,且不說噬魂宗來要人,對他們擎天宗而言,凌非早 就死在獸人森林裡,就算要交人也交不出來,可現在凌非回來了,如果能將其 交出,不僅青龍帝國能免於滅頂之災,就連他擎天宗也同樣能逃過此劫,可誰 想卻無端出現兩個六峰高手,這事情瞬間就變得複雜難辦了。   其實簡單的說,苗峰的主張就是交出凌非,之前所以不為,是因為他們一 致認為凌非已死,可現在雖然凌非沒死,卻又礙於云香帥和鳳凰女這兩位六峰 高手的介入而躊躇。   云香帥見苗峰低頭不語,他已經猜到苗峰的意思,當即說道:「苗峰,我 不管你是怎麼打算的,我就先說說我的打算吧。」苗峰聞言心中一跳,趕緊躬 作揖。就聽云香帥繼續說道:「凌非是我的姪子,只要我在的一天,誰都不能 把他帶走,如果誰敢把腦筋動到他身上,那就是在向我云香帥挑戰,你聽明白 了嗎?」   苗峰此時已經汗流浹背,他連連躬身道:「明白,苗峰一切聽前輩的。」   他深知六峰任何一個都不是好惹的,更何況自己目前的境界也才達到武尊 九段,花了許多年的時間都無法再前進半步,這境界上的差異,讓他在身為六 段武皇的云香帥面前完全沒敢有任何的反對。可是他也知道噬魂宗的可怕,不 過他還不知道噬魂宗已經派出三位武皇級高手在青龍帝城兩百里外壓陣,他若 是知道的話,恐怕也不會還坐在這了。   云香帥繼續說道:「噬魂宗已經派出三名武皇壓陣,青龍帝國無論如何是 守不住的,所以我決定帶凌非和他的家人到安全的地方去,沒有了凌非在此, 噬魂宗應該就會放棄了。」話是這麼說,但云香帥自己可沒相信噬魂宗會放棄 ,這只是他的場面話。   苗峰一聽到噬魂宗竟然派出三名武皇級的高手壓陣,他幾乎就要腳軟,身 子一晃差點坐倒。果真如此的話,擎天宗遭滅的命運幾乎無疑,唯今只有交出 凌非才能保得擎天宗以及青龍帝國,可云香帥的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苗峰又 哪裡會聽不明白?云香帥不同意交出凌非,而且還要帶走凌非,他是武皇,又 是六峰之一,苗峰根本沒有違逆的可能,是以急得滿頭是汗,支支吾吾的想要 拒絕,卻又不敢拒絕。   不只是苗峰著急,就連一旁的苗映也急了,要是失去凌非,擎天宗勢必遭 滅,他深知武皇級高手的恐怖,在剛才聽到云香帥說噬魂宗派出三名武皇壓陣 ,而且已經在城外兩百里,哪裡還會不急?   苗映牽著苗小小走了過來,向云香帥躬身行禮後,說道:「前輩,晚輩苗 映,想向前輩相求一事,還請前輩能看在凌非的份上答應……」   云香帥疑惑道:「你且說說看。」   苗映說道:「是。」說著便將苗小小拉在身邊說道:「這是晚輩的女兒, 他是風系九級天資,現在已經是武士一段,晚輩想懇請前輩能將小女一起帶走 ……」云香帥已經聽明白苗映的意思。   苗映自知擎天宗覆滅在即,所以才想向云香帥托孤,保存苗家一絲血脈。   云香帥沒有推辭,點頭道:「好,我答應妳。」   此時就聽苗小小稚嫩的聲音喊道:「小小不要走,小小要在娘身邊。」   管清悅一聽到苗小小這番童語,同是身為母親的人,她心裡也是一酸,她 能體會苗映此刻的心情。   是以整個廳堂之內瞬時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中,可就在這時,凌非卻語出 驚人道:「我不走!」   所有人的目光都讓這句話吸引,卻聽凌非繼續說道:「云叔叔,我要留下 來,謝謝你帶我回來,但是我無論如何也不離開,如果我一走,這裡的人都會 因我而死,這種罪惡太沉重,我背不起!」   不僅云香帥,所有人都難以想像一個六歲的娃兒竟能說出這番話來,是以 一個個眼神中都充滿了驚訝的目光。   云香帥說道:「你留下來的話,最後就會落在噬魂宗手裡,就算是叔叔和 你鳳凰姐姐聯手,也頂多和那三名噬魂宗武皇打個平手,如果他們在派人來, 叔叔也不能保證你的安全了你知道嗎?」   凌非的眼神再次的閃露出堅毅的目光,他說道:「我知道,所以我決定請 我師父來幫忙,有他老人家在,相信就是再來幾個武皇也未必能將我帶走。」   凌非這話說的讓眾人盡皆震驚莫名,每個人都面面相覷,誰也沒聽過凌非 竟然有個師父?這又是哪時候的事情?是以所有人的目光很快的落在管清悅身 上,只見管清悅也搖頭表示不知情,眾人才又將目光重新放在凌非身上。   云香帥首先問道:「你……你小子什麼時候有師父了?怎麼都沒聽你說過 ……」他話說到這,才想起為什麼凌非總是拒絕拜師,云香帥頓時豁然開朗道 :「原來這就是你拒絕拜師的原因嗎?哈哈,有意思,你師父姓什名誰?說來 給叔叔聽聽,也許我認識。」   云香帥這一問,直接問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是以每個人都拉長了耳 朵,就是想知道凌非所謂的師父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讓他如此誇口?要知 道武皇級的高手是多可怕的存在,他竟然說:「就是再來幾個武皇也未必能將 我帶走!」這種話如果是一個成年人說出來,想必要讓大家當做白癡看待,但 由一個六歲娃兒口中說出,就是說錯了,也不會有人計較,但他們還是想知道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竟能讓凌非說出這番蠢話!   只聽凌非說道:「我的師父名不見經傳,云叔叔一定沒聽過。」   云香帥擺手道:「沒關係,說來讓叔叔也認識認識,如果他真的來幫忙, 叔叔不也還要和他聯手嗎?所以現在先小小認識一下又何妨?」   卻見凌非搖頭道:「我師父性格十分孤僻,向來獨來獨往,而且他的武功 詭異莫測,恐怕不僅無法和云叔叔聯手,如果叔叔太接近他的話,恐怕還會遭 到波及,所以我師父若真來了,凌非還請云叔叔暫且觀戰,如果他老人家頂不 住了,云叔叔在上去助他一陣。」   這話實在是說得讓在場眾人都想發笑,而且更加的不以為然。如果是別人 也就罷了,但這話卻是對著六峰奇人云香帥說,誰都知道六峰的強悍,凌非竟 然怕他師父傷了云香帥,簡直讓人啼笑皆非。   不過云香帥很聰明,他並不認為凌非是一昧的崇拜他的師父而說出這種話 ,相反的,以凌非暗系的天資來說,千里馬也要有伯樂的賞識才行,自己和凌 非相處這麼久都沒發現凌非是暗系天資,而他的師父既然能成為凌非的師父, 必是發現凌非的暗系資質,光憑這個差距,云香帥就能斷定凌非剛才那一席話 ,恐怕也有幾分真實在裡頭。   於是說道:「嗯,那好吧,有人願意出頭,叔叔也樂的輕鬆哈哈,對了, 小傢伙還沒說呢,你師父叫什麼名字,好歹也讓叔叔知道啊,不然我這做叔叔 不知道自己姪兒拜在誰門下,那豈不是笑掉人大牙了?」   凌非稍作思忖,才終於點頭說道:「他叫死神。」   死神兩個字一出口,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有些古怪,因為在聖魔大陸上, 除了修練到最高境界的聖武神以外,還沒人敢自稱為「神」的。沒想到凌非的 師父竟然叫做死神?這名號也太傲了!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