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十六章 又見苗小小。

達人殿堂

 
    

  第十六章 又見苗小小   今天受到最大驚嚇和打擊的人莫過於唐玉郎,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敢去招 惹一個武王,這是他作夢也沒想過的事情,不過今天他,做到了。   唐玉郎雖然自視甚高,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得罪一個武王對自己和家 族都不是什麼好事。族裡雖然也有武王強者,但也只有一個,那便是他那個 身為大長老一員的爺爺唐顯宗。   唐顯宗四段武王的實力在擎天宗內的實力榜上也是前幾位的,但是年齡 已經七十多歲,若和史元相比,雖然史元只有一段武王,但史元可比唐顯宗 年輕幾十歲,兩相一較、優劣立分。   權衡其中利害,工於心計的唐玉郎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怕史 元以後會報復於他,所以不管如何,心中這口惡氣得先忍下,他當即走上前 說道:「呃,呵呵……史元師兄,那個,今天玉郎說話過分了,其實玉郎沒 惡意的,只是想跟師兄開個玩笑,沒別的意思,還請師兄千萬別放在心上啊 ……」   史元沒想到唐玉郎會突然來和自己說這些,他有些訝然,愣愣的看著唐 玉郎,一時不知道要如何應答。身旁的凌非聰明絕頂,加上時常在爺爺身邊 ,深知那些官場上的虛情假意就和唐玉郎此刻一模一樣,他冷笑一聲道:「 你放心,史元叔叔不會和你這小輩計較,你可以走了。」   唐玉郎聽到這句話,雖然對「小輩」二字有些不滿,不過人家現在是武 王強者,所以小輩二字也不算過分。他如蒙大赦,趕緊鞠躬哈腰,連聲殷情 道:「是是是,多謝史元師兄,多謝史元師兄……呃,玉郎想起還有些事, 就不打擾二位了,告辭,告辭。」   見唐玉郎遠去,凌非嘴上噙著戲謔的笑意,他只說史元不會和他計較, 可沒說自己不會和他計較。將來只要有機會,凌非不會錯過好好教訓教訓這 個白痴的機會。   兩人又在墨晶石處等了一陣,一名宗內的武師弟子領著兩名年輕的武士 從遠處走來。手上拿著的,是要給史元和凌非穿的金邊紅色錦袍以及白色藍 領長袍。   那件金邊紅色錦袍是宗內大長老們穿的服飾,因為大長老們都是過了六 、七十歲的老傢伙,所以自古以來,宗內都以紅色作為大長老們的服飾顏色 ,因為人老怕死,紅色有吉利的意思。   那名武師走到史元面前躬身行禮,道:「見過史元師兄,我等奉執令之 命帶兩位到新居,衣服和腰牌也都在這。」因為宗內大長老都會被安排住在 擎天宗後山,那裡十分僻靜,適合修煉。   史元向來耿正,從來沒人這麼禮遇過自己,這讓他有點不適應,正不知 道怎麼回答,凌非卻已經說道:「那就有勞三位帶路。」   凌非稚嫩的童音加上六歲孩兒的模樣,這話說的有模有樣,卻也有些詭 異,三人相視一眼,不敢多言,他們可是很清楚眼前這小傢伙的天資,哪裡 敢有得罪?就是不等凌非向他們出手,史元和苗映也不會輕饒。   他們不敢多言,躬身行禮後,便轉身領在前頭,凌非扯了扯史元衣角, 那意思史元在和凌非相處的這段日子中早已熟知,他笑了笑,一把抱起凌非 便跟了上去。   凌非也習慣史元對自己好,他雖然不喜歡人幫忙,不過從進城到現在, 他已經走了不知道多少路,只有六歲的小身板,哪裡經的起這麼折騰,所以 聽到還要再走去擎天宗後山,他就有些暈了,不然也不會要史元抱著他。   論身型,史元和凌君南一樣都是人高馬大十分魁梧,說是虎背熊腰也不 為過。也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凌非每每坐在史元胳膊上時,那感覺就像是 坐在爺爺凌君南的胳膊裡同樣安心和平靜。   擎天宗的範圍十分大,走了將近半個時辰,才終於來到後山的一處莊園 ,領路的武師將門推開,走進後,凌非才發現這莊園雖然只有六、七間並排 的房舍,可除了房舍以外的佔地面積卻極其廣大,至少有百米方圓的範圍。   他從史元身上躍下,稚嫩的童音問道:「這裡還有誰住?」   那領路的武師答道:「沒人了,這裡就你和史元師兄住,不過你們可以 聘請一些宗內的弟子作為莊園的護院,也可以到帝城裡找些人來這裡負責打 點日常家務,比如燒菜煮飯、打掃整理,不過聘請這些人的費用得由史元師 兄來按月支付,宗內是不會過問的。」這話已經說的很明白,意思就是史元 在這莊園裡要怎麼安排,那都是他的事情,擎天宗完全不會干涉。   史元還沒聽明白,凌非已經點頭說道:「嗯,東西放著,你們就可以離 開了。」凌非對人說話向來沒客氣過,誰讓他是死神轉世?   那武師明顯臉上一陣抽搐,可敢怒不敢言,跟在他後頭的兩名年輕武士 就更別說了,在史元這個武王面前,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那武師依言將東西全放在了正央最大的那間房舍裡的木製方桌上,然後 才轉身走出,從懷裡拿出一個繡著刺花的錦袋,說道:「史元師兄,這袋裡 有十萬聖魔幣,是大長老的月俸,以後每月都會由我給您送來,還請師兄點 收一下。」   史元以前還是武師的時候,雖然達到九段會有所謂的「加薪」,但合計 也就每月九千多聖魔幣,他沒想到當上一個大長老,每月就能有十萬聖魔幣 ,耿直的他立馬就樂歪了,驚訝道:「這麼多啊,哈哈,這些錢抵過我存好 幾年的本啊!」   那武師撇了撇嘴,有些看土包子的感覺,不過很快就恢復了神色,他以 為沒人發現他剛才的表情,可誰想卻讓凌非看了個滿眼,這讓凌非心頭一股 怒火竄起,指著那武師,童音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武師不知道自己剛才輕蔑的表情讓凌非看見,不過他對凌非和自己說 話的態度十分不滿,只不過礙於史元這個武王面前,他不敢做聲,於是依言 答道:「我姓曹名豹,六段武師。」他刻意把段位說出,那意思很明顯是在 對凌非說:我是六段武師,你是啥?小屁孩也敢這樣和老子說話!   凌非哪裡會聽不明白,他當即冷聲說道:「曹豹是嗎?我只問你叫什麼 名字,沒問你其他的,你聽好了,再有讓我看見你對史元叔叔有任何不敬, 我會殺了你,明白嗎?」   曹豹沒想到凌非一個六歲孩兒會突然向自己說這些話,他完全楞住了, 半晌才回過神來,心口怒氣狂燒,張口就想大罵,可凌非卻先他一步,眼瞳 中血色紅光閃過,一股死亡氣息自瞳孔裡擴散出去,立時讓那曹豹全身一顫 ,直接跪倒在地!   凌非這次只有針對曹豹釋放靈魂威壓,是以站在曹豹身後的兩名年輕武 士全無感覺,他們突見曹豹跪伏在地,一時間也懵了,但曹豹是他們師叔, 連曹豹都跪了,自己難道還敢站著?所以兩人也跟著噗通一聲跪伏下去。   整個過程都讓史元看在眼裡,他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咋了?可他知道凌 非從來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所以也不作聲,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   凌非瞥了那曹豹一眼,稚嫩的童音冷冷說道:「聽懂了就快滾吧,別跪 在這擋路。」說完,凌非拉著史元的大手轉身就走。   跪伏在地上的曹豹三人,直到凌非走後,才滿身是汗的站起,他此時一 顆心還狂跳著,不敢再放任何一個屁,跌跌撞撞的跑離了莊園,後頭兩個年 輕武士雖然搞不清楚發生啥事,不過他們不敢多問,急急忙忙的也跟著離開 。   凌非和史元在莊園裡來來回回看了幾次後,覺得這裡的房子雖然看的出 很久沒有人居住了,但附近也確實十分僻靜清幽,對於修煉的確有好無壞, 只不過要打理這麼大一個莊園,史元肯定是做不來的,而凌非更不用提,他 是根本不屑做!   所以兩人稍微合計之後,決定先在這裡好好熟悉附近環境、也好好休息 一晚,待明天再去青龍帝城找些人回來打理家務,不過凌非卻也還有一個要 求,史元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那就是凌非想把娘親管清悅也接過來這莊園同 住。   轉天一早,凌非就和史元到青龍帝城的職人委託所,這裡專門給人介紹 奴僕,不過平時這裡不會有什麼人上門,會到這裡的都是沒有天資前來登記 為職人的,這些人除了給武家們當奴僕外,基本是既無錢又無勢,所以生活 的十分辛苦。除非國家招募農耕及畜養人員,否則幾乎除了到職人介紹所登 記以外,已經沒有任何去處。   這些奴僕在聖魔大陸裡又稱職人,意指依靠生活技藝為業謀生之人。其 中有會燒菜做飯的,也有會釀酒的,會紡織做衣的,會耕作的,懂得各種養 殖畜牧的,而最多的就是負責打掃的,因為這比起其他生活技能,相對簡單 容易的多。   職人介紹所裡有個招呼台,那裡站著一個留著兩撇鼠鬚,身形枯瘦的中 年男子,見凌非和史元身穿擎天宗服袍,腰上更配有身份腰牌,雖沒細看, 可他走這行也不是一天兩日的事,深知會到這裡挑職人的武家都是擎天宗的 高端強者,他不敢有任何怠慢,趕緊和聲笑道:「兩位想找哪些職人,小的 可以給您介紹介紹。」   史元為人向來耿直和氣,別人對他和氣,他也會對人客氣,他見對方有 禮,也笑道:「我們想找些人打理房子,還要兩個會燒菜煮飯洗衣的,還請 掌櫃的幫忙。」   那負責招呼的中年人恭聲問道:「哎喲哎喲,您千萬別這麼說,這都是 小的該做的,哪裡能說是什麼幫忙,嗯,就不知道大人一共需要幾個人打理 房子呢?」這問題問的史元一陣啞口,他從來也沒管理過這麼大的房子,哪 裡知道需要多少人才足夠打理一座百米大的莊園。   只聞身旁的凌非說道:「十個負責打掃整理家務,兩個負責燒菜煮飯洗 衣,另外還要一個懂得畜養坐騎的。」史元看向凌非,他不知道凌非為什麼 需要一個畜養坐騎的,因為自己並沒有坐騎,不過凌非既有此需,想必定有 深意,所以史元對此並沒有任何意見。   那中年人雖然聽見了,可畢竟說話的是一個六歲娃,他不免有些遲疑, 兩隻鼠眼看向史元,就聽史元笑道:「放心,你就依言去辦吧。」   聽到史元這話,那中年人才連聲說道:「是是,小的這就給您查找合適 的人選。」   經過一陣挑選後,人選已經決定,那中年人隨手招來一人,在那人耳邊 說了幾句後,那人就跑了出去,又待了約莫半個時辰,先前那人終於領著十 三個人回到職人介紹所,那十三人便是凌非指定的職人。   凌非和史元帶著十三人回到自己的莊園,凌非很快的安排好各人的居所 和工作,這讓一旁的史元也忍不住驚訝,他沒想到六歲的凌非做起事來竟然 是有條有理,甚至滴水不漏。   負責燒菜做飯的是兩名四十多歲婦女,一個姓劉,一個姓陳。凌非對劉 氏說道:「劉媽,以後家裡的雜支都由你管理,如果不夠的話,你就和我說 ,我會給你安排。」然後又轉而對陳氏說道:「陳媽,以後莊園的各項支出 都必須明白紀錄,妳就負責記錄。」凌非刻意將支出和紀錄分開來,目的就 是為了防止監守自盜的事情發生。   安排好一切之後,凌非讓大家都下去做事,然後對史元說道:「史元叔 叔,我想回金戈城接我娘親過來。」   史元連忙擺手道:「不行不行,你現在最需要的是好好修練我告訴你的 武修基礎,叔叔今天就啟程回金戈城將你娘親親接過來,你別擔心。」   史元是實打實的一段武王,凌非相信史元有足夠的力量可以保護娘親管 清悅的平安,所以也很放心,只是詳問史元何時出發。   知道凌非心急娘親管清悅,史元也不囉唆磨蹭,當即笑道:「哈哈哈, 叔叔現在就出發,最快只需半個月就能回來,到時候你就能見到你娘親了。 」史元的貼心讓凌非很感動。   史元離開後,莊園內只剩下凌非和十三個僕人,此時十三人忙裡忙外的 整理打掃,凌非也不寂寞,他走到廣大的院子內,在那裡有幾棵零星的老榕 樹,凌非走到其中一棵底下盤腿而坐,他開始冥想史元告訴他的武修基礎, 準備好好利用這半個月的時間給自己的身體鍛鍊鍛鍊。   正思考著其中原理及變化時,就聽一個輕快的腳步聲遠遠傳來,正疑惑 ,就聽一個聲音喊道:「凌非哥哥,凌非哥哥。」   聽見這聲音,不知道為什麼,凌非額角上陡然流下一滴汗珠,他猛地抬 頭看去,那還有誰,正是那日金戈城六測大典上獨領風騷的苗小小!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