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他嗎曾令人心碎的「敘利亞男孩」其實...根本被利用,遭爆全是幕後操作

兩性與生活

 
    

 

 



大家還記得這個小男生嗎?滿身塵土跟血跡的小男孩奧姆蘭登上了全球新聞的版面,奧姆蘭更成為敘利亞人民苦難的縮影,當地的活動人士在社群媒體上分享了他受到驚嚇的照片和影片,這讓奧姆蘭成為了平民在政府部隊圍城行動中陷入困境的象徵。



但,
關於奧姆蘭的事實不是這樣的。





現在,他和他的家人出現在一些支持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ssad)總統的新聞頻道的一系列採訪中,他的父親穆罕默德說道:「我們不願被謊言利用」,這顯然是敘利亞政府精心策劃的公關活動的一部分。

這是奧姆蘭被應急志願者救出——當時他的家人拒絕和新聞媒體交談——拍攝那張著名照片之後第一次出現在鏡頭前,現在他的臉長胖了,也乾淨了。

 

一些親敘利亞政府的媒體播出了這些最新採訪:包括俄羅斯、伊朗和黎巴嫩的國家電視台,以及在阿薩德和反對派武裝這六年的戰爭中支持前者的敘利亞媒體。

在接受俄羅斯全球影片新聞社(Ruptly)採訪時,奧姆蘭把頭轉向攝像機,猶猶豫豫地對採訪者說,「我是奧姆蘭·達克尼什。我4歲。」

廣告

敘利亞活動人士最初的資料顯示,襲擊發生時,奧姆蘭是5歲,這表明驗證他的故事是否屬實有多麼困難。



在2011年敘利亞內戰點燃之後,這家人一直都居住在阿勒頗東部——儘管政府軍為了清除反對派武裝加強了對該地區的圍困,所以一些人認為他們支持叛亂分子。

但是,有很多家庭留在這座分裂的城市中,想要保護自己的財產。

「我留在敘利亞。這是我的國家,我長大和生活的地方,我的孩子們也將在這裡長大。」達克尼什在週一播出的另一個採訪中說。他還批評反對派為推翻阿薩德而打仗的行為。「他們才是傷害我們和我們國家,讓人們流離失所的人,」他說。

在國家電視台,或在和阿薩德政府有關的媒體上出現的敘利亞人,他們無法自由發表言論。政府對所有和戰爭有關的信息都進行了嚴密的控制,其中包括對平民的採訪。

 

在阿勒頗,達克尼什對一個親政府新聞媒體講述了在襲擊發生的那天晚上,他10歲的兒子阿里(Ali)喪生的事情。

按達克尼什的說法——「打擊」發生得很突然,他在匆忙之中想救孩子。他說自己先找到了奧姆蘭,帶他去了安全的地方,然後再返回尋找妻子和其他孩子。

廣告

達克尼什沒有說這次襲擊是誰發動的,但他表示,在他的房屋晃動之前,並沒有聽到天上有飛機在飛。這與急救醫務人員和當地記者的說法相矛盾,他們當時說是敘利亞政府或俄羅斯發動了空襲。

 

達克尼什說,在他家被擊中之後不久,被稱為「白頭盔」(White Helmets)應急志願者就趕到了,幫助他營救家人。

「他們帶走奧姆蘭,把他送上救護車,在那裡給他攝了像,」達基涅什說。「這違背了我的意願。我當時還在房子的樓上。」

達克尼什說,奧姆蘭出院之後,反對派活動人士給他施壓,要他「抹黑敘利亞政權和國家」,他們願意出錢讓他這麼做,但他拒絕了。

政府支持者和反對派活動者很快就互相指責說,對方在利用奧姆蘭進一步推動自己的議程。

去年,奧姆蘭的照片引起了國際社會對平民在阿勒頗圍城中所處困境的關注之後,阿薩德對瑞士電視台表示,他認為整個事件是一場騙局——「白頭盔的一個宣傳活動」。






廣告

去年,奧姆蘭的照片引起了國際社會對平民在阿勒頗圍城中所處困境的關注之後,阿薩德對瑞士電視台表示,他認為整個事件是一場騙局——「白頭盔的一個宣傳活動」。

「這是偽造的照片,不是真的,」阿薩德當時說。

現在,阿薩德卻正在利用奧姆蘭和他的家人來支持他對戰爭的看法,抹黑反對派。這家人目前住在一個由政府部隊控制的地區。

在本週播放的幾次訪談中,達克尼什聲稱試圖恐嚇他的是叛軍。

「他們想利用他的照片,利用他,」達克尼什說。他還表示,武裝人員還威脅要綁架奧姆蘭。

 

知名反對派活動人士阿卜德爾卡菲·艾爾-哈姆多(Abdelkafi al-Hamdo)在12月份逃離阿勒頗時表示,他聽到有報導說,一位親反對派記者穆薩·奧馬爾(Musa Omar)近期接觸過奧姆蘭的父親,表示願意提供捐款,並問奧姆蘭是否可以出鏡。

「奧姆蘭的父親說:『不,我不需要錢,我不想讓孩子出鏡,』哈姆多在一個WhatsApp群組消息中說。但是,奧姆蘭的父親可以對政權說不嗎?」









廣告

via 紐約時報中文網

【或許您還會想看】

 

為您盤點27個國家的「基本薪資」最低的超乎你想像!

 

網友在日本偶遇她認為最美的「二次元美女」,一看到正面立刻愛上她!

 

這些當年特夯的表情包人物,長大後變成這樣!最後一個太正囉!

廣告